第五十六章疮痍(一)

好书推荐:

凶潮过后,满目疮痍。残破的凶兽尸骸,染血的甲胄铜戈,插在城头上的虎贲卫旌旗,在寒风呼啸中猎猎作响。

一日一夜不眠不休,山阴氏全员上下都没有昏沉感。城邑外肆虐的凶潮,很好的让所有人,都把神经绷的很紧。

“这一次兽潮,让咱山阴损失惨重。城墙破损,甲士伤亡,百姓失所。没有十年休养生息,怕是缓不过这口气。”

上阳仲脸色极为沉重,整个人非但没有大胜后的喜悦,反而有几分怅然若失之态。

残阳如血,一片萧瑟。姒伯阳立于北门,姒梓满等人在后,面对眼前惨烈景象,一位姒姓宗老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“丁口折损,倒在其次,神魂人物死伤过半。其中姒姓主脉,阵亡两位宗老,孔谢虞魏四家,各阵亡一位族老。”

“六位宗老族亲死战不退,拉着三头异种同归于尽。若没他们的牺牲,咱们山阴氏早已化为焦土。”

环顾四周的破败不堪,姒伯阳吸了口气,缓缓的吐出,道:“他们不会白死,他们的牺牲是有价值的!”

“对,他们的牺牲是有价值的,”

众人间气氛稍稍凝重,虽说凶潮过后,他们理应松了一口气。可是他们要面对凶潮之后的善后,依旧十分棘手。

谁都没想到,除了被姒均末打死的肉翅虎以外。竟然有三头异种藏于凶潮之中,给了山阴氏上下莫大‘惊喜’。

亦是山阴氏有气运,这三头异种不似肉翅虎,传承有大凶血脉,只是一般的上古异种,被族老们硬生生兑掉。

要是这三头异种,都有肉翅虎一般的强大血脉。就是山阴氏族老们再视死如归,也顶不住这几头异种横冲直撞。

姒梓满面色沉重,道:“这一幕,与五十年前何其相似。一样的凶潮肆虐,祸害无度,我山阴何其多灾多难。”

“说打底,还是咱山阴氏渐渐没落。没有地祇层次的大能坐镇,才让我山阴深受凶潮之害,本身元气不断亏损。”

“要是在山阴氏最强盛时,有地祇镇压族运,号令会稽莫敢不从。万里会稽就是咱们的粮仓,由咱们予取予求。”

山阴氏始终都是阔过,第一代山阴氏首领,乃是被有崇氏主脉贬谪的姒姓子,以地祇级数的修为立足于会稽。

在山阴氏最风光的时候,神魂人物数以百计,至少三关圆满的人物方能占据高位,堪比地祇的人物也有三五位。

姒伯阳平静道:“好汉不提当年勇,先辈们英明在前,咱们后辈更应奋起,不能让先人因咱们不争气而蒙羞。”

姒伯阳很清楚,一味沉浸过去的辉煌,只会把自己最后一点心气,也给消磨殆尽。

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山阴的强大,是要一点点的积累,不是坐在高门宅邸里空想,就能得来的。

面对姒伯阳的不满,姒梓满无奈的一笑,他如何其中害处。刚刚经历大难的百姓黔首们,急需一份心理慰藉。

虽说这是望梅止渴,但能看到希望存在,总比只能看到失望强。

与众人的目光相对,姒伯阳斩钉截铁道:“我们要重建家园,这里残破的一砖一瓦,都是山阴人的血汗。”

“咱们虽遭遇挫折,可是这点磨难打不倒山阴。咱们会舔舐伤口,积蓄力量壮大自身,总有走向强大的一日。”

姒伯阳的眼中犹如一团火,城头上的众人都能感受到他的炽烈,无不为姒伯阳的豪言,感到浑身热血在沸腾。

————

姒均末宅邸,内室门前!

姒伯阳与姒梓满、姒飞虎两兄弟,三人站在碎石路间,不时抬头张望,看向内室的方向,神色间异常的凝重。

在姒均末施阴雷震杀肉翅虎后,就因伤势过重,一度陷入昏厥,被姒伯阳命人抬走,安置在他原来的府邸里。

所有人都知道,以非地祇不死之身,强杀一头身怀穷奇血脉的强力凶兽。

姒均末能侥幸的捡回一条性命,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型,可是看着姒均末只剩一口气的模样,仍让众人为之揪心。

一尊真正意义上的地祇,都不敢说能压服肉翅虎,更别提将其打杀。这当中的难度,可远比杀一位地祇高的多。

姒均末能够做到,也是因为实力、运气、时机,三者缺一不可,才能完成在旁人眼里,近乎于不可能的奇迹。

但是,姒均末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不只浑身筋络错位,五脏六腑出血,全身二百来块骨头,都快碎成渣滓。

就连他本人的道途,也在强杀肉翅虎的时候,都一并的舍了出去。可谓抛下了一切,换来对肉翅虎搏命一击。

“破三关,叩天门!”

姒伯阳幽幽道:“叔祖对山阴,对我姒姓,恩同再造。没有叔祖的牺牲,我山阴今日是何模样,真是不敢想象。”

姒梓满面沉如水,道:“阿父将这一生,都奉献给了山阴,阿父求仁得仁,无憾矣!”

世人皆知大荒神魔之道,有神血、神骨、神魂三关。只待踏破三关之后,就是不死地祇之道,得享五千载元寿。

可是少有人知道,不只三关难破,不死地祇之道更是难证。自神魔道体系开辟以来,不知英雄豪杰困死三关。

众所周知,神魂三大劫数易过,但三关圆满之后,证就神魔正果的地祇之道,却是千难万难也不为过。

正是因为神魔正果之难,历代修行神魔道之人,才会在无穷绝望之下,不惜孤注一掷,做出种种疯狂之事。

在寻求在神魔正果之外,强行续上一段路。让无望神魔正果的修行人,有一线机会看到地祇之上的一角风景。

美名其曰:叩天门,或是另类成道!

只是这有别于神魔正果的道路,因为太过剑走偏锋,所要付出的代价,也是极为沉重。

姒伯阳摇了摇头,面露沉痛道:“这不一样,叩天门者,三关相合,自断道途,直到寿尽身死,修为不得寸进。”

“虽有不是地祇胜似地祇的实力,但是对于修行之人而言,一生修为不能精进一丝一毫,又是何等巨大的牺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