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42章 灵虫

好书推荐:

陈步并没有注意到,当自己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陈实和于秀娟两口子的表情有多么复杂。

他的注意力,已经全部放在了二舅公身上。

准确点说,是二舅公伤口处,那蠕动的地方。

看上去,竟然还有那么点小刺激。

如果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陈步现在的表情很不对劲。

充满期待,也有着些许小紧张。

仿佛,是一个买了彩票等待开奖的彩民。

于秀娟和陈实两口子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。

不过即便是这样,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依旧在强忍着,可能内心潜意识里,还在不停提醒自己——就这?

也许这也是一种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方式。

就在这个时候。

一只虫子,从二舅公的伤口钻了出来。

白白胖胖的。

还在蠕动着。

陈实和于秀娟此时此刻再也扛不住了。

两人对视一眼,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,也想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。

于秀娟先扛不住,直接跑到厕所里要吐,干呕半天也不知道吐出来没有,陈实站在旁边,询问道:“小……小步,这是什么啊?蛆吗?”

这是个有想法的人。

陈步盯着那白白胖胖的虫子看了半天,转过脸对陈实说:“爸,给我拿个玻璃瓶子,还有一双筷子。”

“你要吃了这虫子啊?”

陈步深深看了眼自己的亲爹。

以前怎么没发现老陈这么有想法呢?

“这不是什么虫子,而是一种……算了,说起来太复杂了,您也听不懂,不过,这绝对是好东西!”陈步神采奕奕道。

陈实也没多问,赶紧去帮这陈步找来一个玻璃罐子和筷子。

陈步用筷子,将还在吃糖浆的小虫子夹起来,随后,随手扔进了罐子里,又赶紧封好。

这时候,于秀娟也重新进来了,脸色依旧有些难看。

“小步,那虫子是怎么回事啊?”

陈实也在旁边,一脸的问号。

于秀娟现在问的,也是他想问的。

“这……算了,就当它是虫子吧,这虫子就是二舅公下雨天身体疼的主要原因。”陈步简单解释道。

说的太复杂了,陈步担心自己爹妈听不明白,所以就用最简单的方式。

“那这虫子弄出来,你二舅公就好了?”

“是这样的。”陈步点头。

其实这压根就不是什么虫子,而是一种灵物!

虫子,是一种生命体,但是这灵物,却是由地气幻化而成。

所谓的地气,说起来就更复杂了,就比如说风水玄学,一般就会涉及到地气,风气,水气等等,而风水师常说的龙脉,其实也是地气的一种。

之前在黄山时候,遇到的周家后山,其实也是蕴含地气,从而生长出来天机草。

死气,也是地气的一种。

有些地气,是天然形成的,但是有些地气,又是后天孕育而成的,周家后山,就是后天形成的一种。

可以说,这地气灵物绝对价值千金!

陈实和于秀娟根本想不到那么多。

于秀娟问道:“那你二舅,以后下雨天就不会疼了?”

“不错,这虫子喜欢潮湿,所以下雨天的时候会比较活跃,现在虫子没了,二舅公当然也不会犯病了。”

于秀娟这才点点头。

此时,二舅公已经醒了。

陈步凑到跟前,简单询问了一下情况。

“疼啊,腿还是疼得厉害……”二舅公说。

于秀娟和陈实都是一脸担忧。

“小步,这是怎么回事啊?看来,你二舅公这还没好啊!”

陈步转过脸,深深看了眼自己爹娘,憋了半天,说:“要是我在你们腿上也划一道口子,您二位腿也疼。”

陈实和于秀娟这才反应过来,顿时憋红了脸。

“你这臭小子,谁的玩笑你都敢开!”于秀娟退一步越想越气,直接捶了陈步几下。

陈步嘿嘿笑了笑,打了个哈欠。

“行了,爸妈,你们继续回去睡觉吧,我也去睡觉了。”

“那这虫子……”

“给我吧。”陈步顺手接过来。

于秀娟说道:“这恶心的东西,还是赶紧丢了吧,你还留着做纪念啊?”

“爸妈,这虫子是好东西的,算了……现在和你们说,你们也不明白。”

说完,陈步就拿着虫子回去睡觉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三表舅和二姨又来了。

等他们到了之后,一问才知道昨天晚上陈步就将二舅公的病给治好了,两人顿时惊愕不已。

不过,至于陈步是怎么治好了,他们也不知道,连二舅公自己都不知道。

这也是陈步叮嘱过,让他们不要说的。

如果让二舅公知道,昨天晚上陈步从他的身上取出一只虫子的话,那得留下什么样的心理阴影啊?

三表舅和二姨冲着陈步就是一顿感谢,陈步摆摆手,都是实在亲戚嘛!

送走了二舅公后,陈步松了口气,赶紧回去研究灵虫。

“这东西,也不好养啊,得吃气血……”陈步纠结了一会,还是打开罐子滴了两滴血进去。

本来还有些萎靡不振的灵虫,此时闻到血腥味,立刻活跃起来,赶紧去吸吮着新鲜血液。

陈步作为一个修炼者,血液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。

等将血液吸干了,灵虫又懒洋洋躺下,陈步甚至能感受到它喜悦的心情。

“可惜了,只有八道环,如果有十道环的话,也算是上品灵虫了。”陈步嘴里念叨着。

但是静下心来仔细想想,能够在这个世界见到灵虫,已经是逆天的运气了,又何必要求太多呢?

刚想到这,陈步接了个电话,就将灵虫放到阴凉处,自己出了门。

半个小时后,陈步出现在了南城大学。

虽然陈步现在很少来学校,但是,等到大学毕业,毕业证还是能拿到手的。

当然了,毕业证对陈步而言,其实也没那么重要。

站在树下,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,就是陈步来学校的唯一动力了。

温暖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间隙倾洒在少女的身上,光影斑驳像是涂抹了一层圣洁的光芒。

陈步忽然想起温鸿羽。

这也是个可怜人啊,来到这个世界,八十多年,却没有找到一个值得自己留下的女孩子。

越想,越为他难过。

眼泪差点打湿了自己的豆豆鞋。

“你来啦?”

“嗯。”陈步伸出手,摸了摸董初洛的头发。

“那我们现在出发吧!”

“好。”陈步牵住董初洛的小手,问道,“你高中同学过生日,为什么还要邀请你啊?”

“因为我高中时候,她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呀!”

“那你礼物买了吗?”

“嗯!一套口红!”

陈步听着脑瓜子都嗡嗡的。

口红一支不是都可以用很久吗?

竟然还买一套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