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二十三章 拖延

“隆!”

纪凡所在的一方残破次元虚空,三十七座大山所带动的风霞,犹如烈焰呼啸,轰击在了盘龙鼎与燃金巨人身形之上。

胀大的巨鼎,本就有刑硫在内里的冲击,再加上外部的轰砸,使得鼎身被大山所砸翻,就连次元虚空也产生了压力波纹,犹如实质的地面。

燃金巨人身形凹陷出裂纹,遭受重创之后连连后退,恐怖身躯也为之倾斜。

“嗡!”

尽管纪凡本尊一手紧握黑色金属尺,但尺身的竖线血槽震动,剧烈的星光还是喷薄而出。

“轰!”

纪凡另一手的破道棒随即跟上,重重抡在星光之上,使得星光身影凝实,如同破麻袋般被击飞而出。

耀阳凿刺再度向纪凡本尊袭来,却被密古金身所挡,凿刺与密古金身一只大手交击,倒冲的刺光让人难以睁眼。

“嗡!”

四棵镇神木在纪凡周围的四方生长,封死了他的去路。

对于镇神木,纪凡并不陌生,正是之前他探翠神谷所见到的四根奇木。

翠神城域四大家族的老者,居于四棵镇神木之上,更是让他产生了异样的危机之感。

“多目人像!”

遭受破道棒所抡,身形碎裂的拜古道少女使者,此时已经极为的苍老,就像从纪凡的黑色金属尺中强行而出,维持不住年轻的容貌一样。

不只是拜古道的老妇使者,就连搬山宗的刑硫,也从盘龙鼎中破出,不过一身坚不可摧的星钻之躯,却有着慎人的咬痕破损。

“我要稳住。”

纪凡双眼逝葬旋涡流转,翻倒的盘龙鼎,以及手上的黑色金属尺,已经被逝葬虚空光华所覆盖。

四方的奇异镇神木,纪凡并不觉得看似古怪的树体,有什么恐怖的实质攻击性,可是莫名的危险感觉,却带给他无形的压力。

一棵镇古木就像大肚一样,似乎孕育着什么东西,古老的树体褶褶皱皱,粗壮的枝干上没有树叶和果实,枝干上盘坐的老者睁开了双眼,让纪凡精神微微恍惚,觉得就像是岁月加身,寿元在逐渐被消耗。

“这应该是肚宝树,树肚孕宝。”

纪凡双眼幻光散发,同肚宝树上睁开双目的老者对抗。

如果不是纪凡刚刚吸收了黑色金属尺所散发的生命之力,面对老者的目光,只怕是要吃上大亏。

“冲!”

被纪凡通过金属佛面驾驭霸印的燃金巨人,骇人身形燃烧起了火焰,一身力量已然在古解。

明明之前数道厉影界身持着仙剑,实打实的冲击在曜桐宗老者身上,可是在纪凡对付拜古道少女使者的过程中,老者身形受创的所在,却开始光化摆脱了仙剑的刺体。

“一个都没能杀死吗?再这样下去,就算是纪凡强横,也不免会落入下风。”眼见拜古道的众多强者对纪凡围攻,太清宗的一名青年不由小声道。

“他在拖延,眼下他看似受压,却是占据了主动,这方次元虚空中,最大的威胁毫无疑问是那多目多臂魔像。”太清宗的老者相当谨慎,尤其是要保宁安媛的情况下。

“轰!”

纪凡的感知变了,向着肚宝树冲去的燃金巨人,就好像遭到了树体枝杈来自于灵魂上的打击,巨大身形明显滞涩。

另一棵粗壮古树,主干与枝干扭曲如龙盘,同样是很秃没叶子,树体上有着被雷击破坏的痕迹,但有一根树杈上,结出了一颗果实。

坐在主干和枝干扭曲如盘龙镇神木上的老者,脸上有着一道疤,同样是睁开了双眼,让纪凡意识感知陷入了混乱。

如果说肚宝树上的老者,一双灵目为剥夺寿元,那么扭曲如盘龙镇神木上的老者,一双灵目则是为乱识。

“隆!”

燃烧火焰的巨人,看似滞涩的身形骤然出拳,被肚宝树摆动的枝杈所挡。

“闭金燃古。”

发现燃金巨人封闭七窍,通体火焰熊熊燃烧,看似被押的纪宝锋小声言语道。

“铮!铮!铮!”

一棵镇古木树身磅礴不腐,树体上还生长着一片生命力极强的苍翠树叶,密密麻麻张开的根须,已经在疯狂向着纪凡本尊所在攻去,却被密古金身所挡。

“那本是我族之人的身体。”

生死树上的干瘦老者,双眼中的恨意,就好像要将纪凡挫骨扬灰一般。

“寄生瞳力!”

在林氏一族老者的注视中,一道道木藤从纪凡本尊体内生长,犹如被人种下了木之法介。

“轰!”

极强的意志从纪凡灵宇散发而出,带给肉身力量增幅,就连凡古仙灵元也是精光璀璨,只见他双臂一挣,就已经将体内生长的木藤脱碎。

“呜!”

道道厉影界身再度向着曜桐宗的老者袭去,古重力领域开放,使得此前受了伤的老者身形遭受到压迫。

三十七座荣耀战碑被曜桐宗老者放出,急速放大的高度,比之纪凡的手印天碑也不逞多让。

一道道剑光从荣耀战碑冲出,不但阻住了厉影界身的进攻,甚至将道道厉影界身逼退。

“真的是好艰难!”

纪凡暗呼一口气,觉得这些同拜古道有关的强者,单单是一个就已经很不好多付了,更何况是十多个。

盘龙鼎、钟宝、链锤,以及金属葫芦四件纪凡所依仗的重宝,都已经被他祭出,可依旧没能杀掉拜古道的任何一人。

“嗤!嗤!嗤!”

生命之力被黑色金属尺吞噬的拜古道老妇人,在双手结印,难以争夺多目多臂人像被邪恶气息所侵的掌控权之后,已经将一串星珠放出。

“隆!”

尽管燃金巨人退守,可是一颗星珠就让其巨大的身形遭到了重击。

大bào zhà之中,燃金巨人的一条手臂,被看似不大的星珠轰得溃碎,紧随其后,就连身形和头部,也是被星珠射得轰然巨响。

一块块溃碎的燃金漫空纷飞,同一时间,多目人像的三十七颗怪目,也在三十七道持刀骷髅的自爆下,被炸得瞳力失控。

“你得死!”

拜古道身形面容苍老的妇人,有着古文和星衍纹理的双眼如遭反噬,仿佛被撕裂了一样疯狂哀嚎。

“这么多的灵目修士!”

靠着多目多臂魔像转圜的纪凡,对于拜古道老妇人的一双灵目,也有着些许熟悉之感。

以前玄阴宗惠榕师伯所养的小毛球,就有着诸天之眼,同老妇人的灵目有些相像。

“一起上,杀了他,看他怎么挡。”

拜古道的老妇人,发疯一般对着众多强者喊嚎,明显是对多目多臂人像极为看重。

“燃金巨人一倒,只怕纪凡会越发的艰难,看样子就算三十七具持刀骷髅杀入人像的多目中,他也没能将多目人像掌控,那把黑灰色古刀所化为的三十七具骷髅自爆,实为下下之策。”万盈盈在心中暗叹,正面战局的压力,不可能给纪凡充足的时间改变境况。

隆响声不绝于耳,人像三十七颗多目被破,拜古道老妇人所射出的星珠,更是不顾纪凡借助恐怖人像的躲避,一颗颗星珠轰在了人像的身体上。

人像残肢断臂纷飞,纪凡的钟宝在次元虚空中也存留不住,被逝葬光华所淹没。

“连自己所放出的人像都不要了吗?”

纪凡本尊带着密古金身躲在人像之后,道道厉影界身也被他收回到了体内。

此时纪凡被长袍袖口遮住的左手,有一个细节在dòng luàn中,并没被拜古道的强者发现,那就是他左手食指上所戴的多目魔戒,正在微微隆起一个个小眼包。

这多目魔戒在此之前,纪凡蕴养只是勉强开了十二颗魔眼,现下多目人像的三十七颗怪目虽bào zhà了,可是浩瀚的瞳力,却在被多目魔戒的威能暗中吸收。

少有人知道,纪凡的多目魔戒并不只是储物之器那么简单,这枚古戒其实是有攻击威能的。

只是随着纪凡逐渐强大,再加上对逝葬灵目的驾驭愈发得心,他在很早以前,就已经不再动用多目魔戒的攻击威能了。

“重宝手段怎么不够?”

宁安媛觉得纪凡近五百载的宝物积累,应该不只是这些而已,如此下去明显是要被压制了。

“恐怕是同另外几方多目次元虚空有关!”太清宗的鹤发老者,能隐隐观察到,另外几方次元虚空也同时发生了大战,有些次元虚空中的声势,甚至不比纪凡所在的这一方弱。

“虽说是一众人多付你一个,有些过意不去,但迟则恐生变,不能让你继续坚持下去了。”炽古教的青年教主,说话之间,背后已经显现出一百零八柄古剑,就犹如孔雀开屏一般。

“嗡!”

最先出手的,还是炽古教的少妇,只见她挥手甩出三十七道古钱,光华极为凌厉,而且兜转也远比极重的星珠灵动,轨迹难测向着躲在人像后的纪凡缭绕而去。

“轰!轰!轰!”

护着纪凡的密古金身,形体虽不大,可是却远比燃金巨人有韧性,双手所施展的拈花折梅刚柔相济,包含了很多武学的精义,变化反复接着三十七道古钱的攻击。

这时纪凡左手食指多目魔戒的眼包鼓起数量,达到了三十七个,才不再继续增长,也没有马上睁开,可人像多目所bào zhà的浩瀚瞳力乱流,却渐渐弱了下去,这种情况引起了少数有心人的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