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五章 开门

“虫甲术!”

洞道之,对于缠身的散古之雾,纪凡谨慎取出黑食损球,结出噬天印,使得散开的一条条黑食损,附在了肌肤。

“单单是吸收这洞道的散古之雾也够了。”纪凡能感受到,散古之雾的劫息很重,已经是葬古灾劫之源。

不过入得沉沦古藏,在有前人将古藏打开一条洞道的情况下,纪凡通过佛面战甲和瞳力,已然发现了古藏的一处内部所在。

沿着被融出的洞道一直往深处行走,纪凡没多长时间,进入了一处颇为宽敞的地室。

“这是?”

还算完好的地室,石壁刻满了古大战的壁画,置身其,纪凡好像置身毁灭一方方虚空的战场。

纪凡甚至发现了,链锤与金属葫芦被两名看不清脸孔的古大能催动对峙。

即便纪凡的真灵之魂身形,有着佛面战甲所护,可观看了一会儿壁刻,依旧感觉天旋地转。

有了不适反应的纪凡,果断摒弃与石室刻壁的感知,闭了双眼。

“到了这里,瞳力和星界盘的威能,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。”纪凡最为注意的,还是发生意外的情况下,能不能逃离沉沦古藏。

若是没有灵目和星界盘的支撑,纪凡根本不敢在洞道多做逗留,更不要说进入这地下石室了,否则一旦那满头蛇躯的存在,或是有后来的强者进入,他逃都没地方逃。

“洞口那蕴含泥草的禁制,明显是后封去的,而这洞内的散古之雾,由内向外散发着淡淡的压力阻隔,即便没有那泥草禁制,沼泽蕴含毒气的淤泥也是进不来。”纪凡一点一点梳理着沉沦古藏的情况。

“这沉沦古藏在沼泽的地下,绝对不会只是这一间石室,看石室的空间,更像是一处耳室。”纪凡将感知,放在了石室门户的两座龟像之。

两座龟像已然残破,面的龟壳被抠下,碎裂的躯体,像是彻底散灵石化了一样。

“为什么不直接收走呢,能够将沉沦古藏融出一条洞道之人,应该不会在意两座龟像的重量,将龟像收走,显然是要方便的多,除非是需要龟体留在这里。”纪凡觉得两座龟像,有些生峰老龟的感觉,只不过在等级差了一些。

此时纪凡来到了这沉沦古藏的石室,以前很多的事情,已然是难以再追溯,包括散古之雾在这么多年,有着什么样的变化,会不会同两座龟像或古藏存在联系,他也很难弄清楚。

“没用了。”

纪凡对两座残破龟像感应了一番,龟像头部和腹部,已经没了有关灵魂与妖力的根基。

“一般而言,完好的仙修,或者古修和古妖的尸体,灵宇识海和丹田气海都会有修炼根基,两具龟像失了修炼根基,也不知道是因为散古之雾的关系,还是被人给用玄妙手段盗走了。”纪凡摇了摇头,暗叹两座残破龟像没用了。

在两座龟像后方居的石壁,还有着两扇各自凸起一张张模糊面孔的石门。

从两扇石门的三十七张面孔,纪凡隐隐感受到有着一种吞噬之力。

尤其是石门间的一张面孔,似乎被两扇石门的缝隙一分两半。

“这石门倒是没被破坏,也不知破入这里的前人,是不是将石门打开继续探索了。”纪凡对于诡异的沉沦古藏,产生了戒备之意。

“绝儿,你得出来帮我看看。”

难以确定的纪凡,通过佛面战甲,同周天戒盘一格星空的万绝剑沟通道。

“那还不赶快放我出去。”

万绝剑灵虽哼语,却是想要出来。

“我现在所处的地方,情况有些复杂,存在着散古之气,即便你要出来,也别散发出什么剑意和声势,免得引起什么变故不好了。”纪凡讪讪的言语,在一方星空响起。

“没有雷劫我不怕。”

万绝剑灵的说法,让纪凡心不由产生了些许猜测。

当初纪凡遭受星雷柱葬古灾劫的打击,明显是带有天雷,而且纪元时风暴也伴有天雷。

可是纪凡吸收生葬祸气,以及焚古炽炎,因为并非是法则天劫降临,所以并没有相应的天雷。

“难道说每一种葬古灾劫,都会伴有天雷吗?”纪凡这话没有对万绝剑问,而是自己默默在琢磨。

自从得到万绝剑之后,纪凡不到关键时刻,轻易不会让它帮着拿主意,万绝剑也不会多说什么,一人一剑之间,显然是各有保留与芥蒂,不能完全的相信彼此。

至于用万绝剑之威击杀强敌,纪凡倒是并不当回事,他认为那只是舍弃凡古灵息蕴养万绝剑正当的回报。

“嗡!”

没戴多目魔戒和周天戒盘的纪凡,在右眼瞳力略微闪烁的情况下,伸手入扭曲空间,将万绝剑逐渐拉了出来。

“这里是沉沦古藏,你知道里面有什么吗?”纪凡一手持着万绝剑,双眼向着三十七张面孔的两扇石门看去。

“印记。”

万绝剑的回答很简单,但语气却格外的沉重。

纪凡陷入了沉默,再没有问什么,他觉得并不应该触动眼前的两扇大门。

“我记得你有一块沉沦吊坠,或许你可以用它试一试,这两扇门一旦被推开,三十七张祖面会吸收推门之人的力量。”万绝剑对纪凡提醒道。

“推开了门又能怎么样?那块吊坠,我还心思吸收里面的生命之力,维系我的寿元呢。”纪凡守财奴一般,更是有着谨慎。

此时纪凡还有两物能维系寿元的保障,都是得自于青虚宗隐藏实力的青年,一物是有着沉沦之感,蕴含浩瀚生命之力的胸牌,一物则是有着先天生命花纹的古石。

纪凡躲在道藏禁地之前,不过剩下六十载的寿元,到了现在,二十载也已经很勉强。

按理说,纪凡寿元应该还剩二十多载的,可是他发现,寿元并非是全然跟随岁月的流逝在消耗,诸如身体和灵魂被创,都会造成寿元的减少。

随着这两年纪凡吸收葬古之力,禁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刺激,他的寿元已然是有些撑不住了。

最为关键的,还是四种葬古劫息被他养在了体内,非但没有完全炼化,反而愈发的精纯,这会无时无刻对他造成反噬。

“这里面的祖印,对你来说是非常强大的手段与助力,但也是极为沉重的负担,若是你不将其带走,别人可不会客气。”万绝剑的脆语,在剑体小声响起。

“有一个吊坠够了吗?”

纪凡觉得开门是次要的,里面有没有危险,怎么能收取印记,才影响着生死与结果。

“将那两具石人放出来。”

万绝剑灵暂且不再提墨绿胸牌,帮纪凡出着注意。

“你对这里似乎很了解。”

纪凡从扭曲空间,掏出了两具小巧尸棺打开,里面泛出两蓬精光,放大成为两具远古石人。

“只是模糊知道。”

万绝剑的语气,好像陷入了回忆,但又有很多事已经不记得了。

纪凡的逝葬瞳力和佛面,是感应不到两扇石门有什么的。

像是万绝剑灵所说,两扇石门凸起的一张张模糊脸孔,是能吸收气息的,催动瞳力和佛面的威能探查,感知很快像是泥牛入海一般,甚至在石门激不起任何波澜。

“那有着沉沦之感的吊坠,同这里有什么渊源吗?”纪凡没从青虚宗隐藏修为青年的瞳力记忆,发现吊坠同沉沦古藏有关的信息。

“若是能用吊坠打开两扇石门,这沉沦古藏不会出现太大的波动。”万绝剑没有给出纪凡详细的解释。

其实单是看着胸牌,纪凡也能意识到,它只是一件贴身之物。

稍稍犹豫,纪凡还是将墨绿吊坠取出,通过远古石人的凡古灵息,催动项链吊坠的磅礴生命之力。

在这个时候,天魔山脉次元虚空的大战强弱已分,西古灵域的各方势力被击散,少数强者已经逃走,进入沉沦古藏的纪凡,转圜的余地则是越来越小。

“嗡!”

只见远古石人手握吊坠接近两扇大门之际,吊坠的叶脉泛起光亮,其的生命之力透着沉沦之感,从吊坠急速涌现而出。

两扇大门被生命之力推开的一刹那,央面孔出现缝隙,带动另外三十六张面孔产生了极强的抽力。

“咔!咔!咔!”

吊坠的沉沦之感墨绿光华,迅速被三十七张面孔抽空,泛起丝丝崩碎的裂纹,两扇石门这才彻底为之打开。

“嗤!”

密集的雷光映衬在纪凡视线之,偌大的地宫,澎湃雾气旋涡卷涌,其甚至流绕着道道劫雷,击在旋涡方被拉扯的一座小山。

纪凡双眼微微抽搐,注意到了小山聚集着三十七具龟裂的人像,已经被劫雷和散古雾气侵入。

“尸山,又或是大印?”

看着一众人像和小山体,几乎要崩碎,可是血红血红的色泽也没有再被散去,纪凡心急忙思索着。

带有沉沦之感的磅礴生命之力,被两扇石门传导入地面的纹理,不待流向地宫央的小山,被散古之雾卷散为星星点点的光华。

“外面通道的散古之气,与这里完全不能!”纪凡咽了口唾液,同时注意着后方的两扇石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