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三章 字言

夜晚的道玄城,各处都是花灯。

“噗~~~”

悠悠看着一名汉子喝酒表演喷火,笑着拍了拍秀手。

对于城极为热闹的圣天节景象,纪凡脸也是微微一笑。

道玄台的斗灵招亲结束当天,是苍峦州一年一度的圣天节。

在斗灵招亲结束,没有发生动乱的情况下,纪凡早早带着悠悠、玲珑,以及花飞花回到了道玄城。

“小凡,小凡,我要那个。”

悠悠要将纪凡拉去做糖人的摊位前,显得极为欢实。

想着斗灵台那麻衣青年战到最后的纪凡,笑着跟了悠悠。

一盏盏天灯被放飞天际,有些天灯还写了祝愿,在夜晚的晴空很美。

街的摊位一个挨着一个,有猜字谜的,也有对对子的。

看着悠悠手拿着一个猪兽糖人,用小舌头舔呀舔的,纪凡忍不住笑,给玲珑也买了一个小石埙。

玲珑神色木然,美颜虽没有什么情绪,可是双手却对小石埙摸来摸去。

“嘭!嘭!嘭~~~”

城外烟华绽放,城南距离阿府不远的地方,则是围了不少的人。

“乔府吗?”

被悠悠拉着到处转的纪凡,看了看聚着人群聚集府邸的府匾。

“岁岁春秋容颜不老!”

一名婢女在府外桌案研墨,戴着面纱的少女,则是提笔在一竖对纸写下了翩若惊鸿的八个字。

“有谁能接着写出来八字八言,我们家小姐可赠以一曲。”另一名婢女,将面纱少女的对子,挂在了对架。

“小凡……”

悠悠小声对纪凡言语,想要将他拉走。

纪凡稍稍抬手,注视在了面纱少女身。

尽管少女遮着面,将气息遮掩的极好,但纪凡还是本能感觉到她不简单。

最为重要的,这个面纱少女带给纪凡一种见过的感官。

“这道玄山脉的强者真是多!”

纪凡感叹这乔府与阿府颇近的同时,已经确定了为什么对少女有些许熟悉感。

因为这个面纱少女,是地魔界在道藏禁地抓到罗芊芊的强者之一,纪凡曾通过佛面窥伺过她。

“阁下能写出来吗?”

似乎感觉到纪凡的注视,面纱少女通过眼神示意,让边的婢女说话了。

对于婢女的相让,纪凡不免为难了,他对于书法字言并不在行。

“主子。”

花飞花觉得那面纱少女深不可测,纪凡又戴着个黑纱斗笠,气氛有些怪。

“我对得不好,试试吧。”

纪凡在面纱少女的注视前,到了她身边拿起鼠须笔,在一联对纸写下了八个字。

“振袖凌锋游历世间。”

看到纪凡的书法笔势刚健,矫若游龙,面纱少女多少有些讶异。

“愚诺千金勇荡胸怀。”

面纱少女转过头又写了八个字,小声言语着。

“狡诈阴险邪气凛然。”

纪凡觉得与少女对对子,还算是有趣,看了看她的之后,又写了一对。

“登天艰难百般磨练。”

面纱少女已经写到了第五言,旋即笑看了纪凡一眼。

“万千妙法傲逆苍穹。”

纪凡想了想,深吸一口写下道。

“古道扬尘此生不枉。”

面纱少女从字领意,已经确定身边的青年,是一个极强的修士。

“回眸唇边笑意清浅。”

纪凡先是想到了叶瑶,随后看向了不远处的悠悠,又想到了殷宝儿。

“光怪陆离无尽神秘。”

面纱少女将自己的最后一言写下,看向了纪凡想看他如何结。

“壮志踏云独孤求战。”

纪凡只觉得内息有着要激荡之感,写完连忙放下笔,也没有同面纱少女告别,带着花飞花三女离开了乔府门前。

案桌前的两名婢女,已经将八对字全挂了起来,左边四道是面纱少女的,右面四道则是纪凡的。

面纱少女看着纪凡离去的背影,将他的身影定在了眸子。

只不过没人发现,纪凡即便消失于视线,他行动的身影,依旧在面纱少女的眼里。

“不至于吧!”

往阿府回去的过程,纪凡感受到异样,心暗暗苦笑道。

“她同树皮脸女人有些像……”

悠悠感知敏锐,秀手想要向纪凡身扇呼,却被他抱起来阻止了。

“巨力木。”

纪凡觉得以前的罗芊芊,已经够强悍的了,可是面纱少女一定更强。

“呼~~~”

走了一条街回到阿府之,纪凡内息微妙的波动褪去,他刚松了一口气,却感觉到了什么。

“跟来了。”

悠悠有些恼了,刚刚她知道,面纱少女窥伺纪凡。

“你和玲珑先回五进院,等会儿放烟花,咱们也将灯升起来。”纪凡笑着对握起小拳头的悠悠安抚道。

“我没事儿,算是她想害我,都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对于悠悠不走,有着保护之意,纪凡忍不住笑道。

待到悠悠和玲珑离去之后,纪凡没让哑女关阿府大门,而是将斗笠摘了下来,坐在了前院大树下的石桌前。

没有让纪凡久等,他坐下没多长时间,阿府大门外已经有婢女挑灯出现。

“可以进来吗?”

面纱少女的声音,从大门传入了前院。

“来都来了,请进吧。”

纪凡的声音不大,却有着复杂之意。

面纱少女轻轻走入院子,看到摘了斗笠的纪凡,一双美眸先是内敛异样之色,但很快又恢复了。

“我不是有意注视你,只因你走得太急。”面纱少女对纪凡道。

纪凡苦笑着,伸手请面纱少女坐下。

以前多是纪凡窥伺别人,被人注视跟着,多少让他有少许不自在。

花飞花安排好了悠悠与玲珑,带着湘儿端来了梅汤。

在面纱少女身后不远处挑灯的婢女,看向花飞花的眼神,颇有些高傲的意味。

少女摘下了面纱,露出了绝美的容颜,拿起小碗喝了一口。

“梅汤酸甜清凉,夜里饮来,别有一番滋味。”少女对花飞花有着感谢之意。

唇红齿白,纪凡看着少女柔笑露出的整齐贝齿,也不免觉得很明艳。

“没想到在道玄山脉,能看到苍峦州北方的逆天尊号修士,我是该称呼你为纪凡,还是原罪?”少女眼神柔和,感慨并没有掩饰。

“我也没想到,会被地魔界的强者记着,但都是过去的事了,现在不论是纪凡还是原罪,距离我一样远,你应该看到府匾了,称呼我为阿大可以。”纪凡淡淡一笑道。

“来到灵墟界,得对这里的强者有所了解才行,你同传言的确实不一样!”少女大大方方观察着纪凡道。

“传言我青面獠牙,生吃人肉吗?”纪凡神色平静了下来。

“阿府和乔府很近!”

少女一笑也不捂嘴,美艳不可方物。

“是啊。”

纪凡同少女说着不咸不淡的话,似乎都不善于交流,可是带给人的感觉,却聊得挺认真。

“时候已经不早了,你既然来了,我还是给你一个说法吧,我对地魔界的修士,没有什么偏见,只要你们不掀起灾祸,不弄得生灵涂炭,我不会与你们为敌,至于我来到道玄山脉,主要是因为这里同玄阴宗有所渊源,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能在这里平静长住,你别将我的事说出去。”对于少女干坐着也说不出什么,纪凡一口气将话都说了出来。

少女对纪凡的名号,也没有他倒豆子一般说话吃惊。

回过神来的少女,看到纪凡那面无表情的模样,不免忍笑忍得很辛苦。

“了解的很充分,走了,我不会将你的事情说出去,对你也没有敌意。”少女起身摇手同纪凡告别,憋着向阿府大门外走去。

“傻愣着干什么,还不将府门关。”

纪凡起身穿过通廊,没好气对花飞花知会一嘴。

“嘭!嘭!嘭~~~”

一道道烟花从阿府冲天而起,在半空绚丽爆炸开来,让从阿府离开快要回到乔府的面纱少女回身驻足。

“小姐,那个人很厉害吗?他的气息很平淡,不像是个强者,而且跟着的人只有胎动期修为。”挑灯的婢女,之前听到了纪凡与自己主儿的对话。

“明馨,你表露的太明显了,只会惹人笑话!”少女小声对挑灯婢女道。

“明馨知错了。”

婢女连忙要蹲跪,却被面纱少女所阻止。

“好了,你的错是我的错,以后注意些是了,今天的事不要说出去。”面纱少女有着让婢女注意分寸的意思。

“位面大战之所以迟迟没有打起来,是忌惮灵墟九州的各方绝世豪强,野心也是要向现实低头的。”面纱少女遥望阿府的同时,轻轻感慨道。

“那个人小姐你还强吗?”

挑灯婢女对纪凡不了解,忍不住问出嘴做对,却意识到了言语有失。

“若是以前的话,几个羽化期的豪强一起,怕是都罩不住他!”面纱少女并没有提起,现在的纪凡有些不对劲儿。

“他再强也不可能强过魔皇。”

挑灯婢女真的震惊了,更是不敢相信。

“地魔界的魔皇,虽同灵墟界的灵皇实力大致相当,但是论起综合战力,怕还要略逊一筹,因为这里是墓葬位面,古宝来得太多,雄霸一方的强者,修炼资源和机缘更是得天独厚,只会更强,而他却是四杀灵皇的人物,面对周天宫、青虚宗太长老,崇明大帝、邱氏一族和林氏一族家主的围攻,他依旧能杀三名绝世豪强而退。”面纱少女摇了摇头道。

挑灯婢女跟随面纱少女来灵墟界的时间不长,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事,惊色已经无以复加,楞立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