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四章 认可

风雪飘飘,却吹不散一方山脉的云雾。

两名身穿棉衣之人,行走在迷雾云海的边缘,衣着来说颇为平凡。

“歇一歇吧。”

编了麻花辫的殷宝儿,一身厚实棉衣像个球,帮着纪凡扑了扑身的雪。

若不是所处之地非同寻常,乍看之下,殷宝儿犹如山村的姑娘。

“这里同百墓山脉有些相似。”

纪凡觉得殷宝儿穿成这样,倒是还不错。

夏日的时候,殷宝儿即便穿着僧袍,也掩饰不住前凸后翘的身姿,这让纪凡不免感慨,她韩月还走样,不太适合战斗。

“万山之域始终有着一种说法,雾隐云海悬空陆,百墓山脉地迷。”殷宝儿坐在雪地,向高空浓郁的云层看去。

“虽然不知道这雾隐云海存在着什么,但我猜测应该是佛缘。”纪凡这时没有了佛剑,并不敢深入雾隐山脉之,更不要说天空的云海。

“相信用不了多久,会有人探路的,我觉得咱们应该先进入雾隐山脉之,这样更有利于躲藏和观察情势。”殷宝儿对着山脉示意。

“在外面等一晚,若是夜里没什么异样,咱们明天早进去。”纪凡谨慎言语道。

“现在的我,能帮你一些忙了,你主攻我主防。”殷宝儿温柔点了点头,说法却极为有信心。

此时的殷宝儿,相当于身具韩月和她的机缘,连之前在甘露山脉之时,那护着丹霞宗老者元婴的小龟壳,也到了她的手里。

让看似殷宝儿这么温柔的少女主防,躲在她的身后,听着有些怪异,可纪凡却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。

纪凡不仅是信任殷宝儿的防御,也有了些与她进行同伴配合的意识。

“你是不是没有称手的宝物?”

经过相当时间的接触,殷宝儿对纪凡也开始逐渐了解,将金属棒放了出来。

“暂时先这样了,这些古宝,也很难抱以什么期待。”纪凡接过小巧的金属棒,因为之前看过通天宝族的炼典,对于边的叠宝炼纹,倒是有了一些认知。

纪凡觉得,他最适合用的宝物还是**,只可惜现在得不到好的天材地宝炼制,退一步的话,锤器和剑器也是可以的。

不过这几年,纪凡更加重视自身的实力积累。

“我在龟山的时候,感觉到老龟说什么伪力,对于宝物和自身战力的事情,你了解吗?”纪凡在雪地,写了一个伪字。

“不论是自身的实力,还是宝物的威能,讲究的都是返璞归真,其实你应该有意在朝这个方向探索了,你自身的战力,似乎不再追求声势,而是在进行力量的压缩。”殷宝儿之前看过纪凡与纪卓的争斗,所以也有了些意识。

“至于宝物的驾驭,同修士的姿质和修炼根基有很大关系,一般而言,炼气期修士多是使用法器,法宝威力法器大,只有修炼根基不凡的通玄修士才能充分发挥,到了金丹期,可以考虑灵器,而灵宝什么的,都得是在破晓境之后窥伺。”殷宝儿看着纪凡解释道。

“我虽然能使用古宝,可确实不好完全驾驭,也难以充分发挥宝物威能。”纪凡有些在意道。

“对于宝物对应阶位的情况,总有修士是特殊的,你虽修炼古力,但绝不是唯一的一个,而且宝物的划分,也非常的细致,宝物品阶之外,还存在有层和无层的判别,像我现在掌握的炼炉与石塔,以及你的面具和链锤,都是有层的古宝,这种宝物的威能发挥,相无层宝物,并不是一蹴而的,我观你能控制的链锤有三道,大致也同你的金丹期修为相仿。”殷宝儿淡然言语道。

“你的意思是说,若是追求阶段性的威能爆发,无层宝物或许会更强吗?”纪凡多少明白了殷宝儿的意思。

“抛出器体质地的坚硬程度,有层宝物的威能,在短期爆发,确实不无层宝物,但从长期发展的角度,随着修士的修为越来越高,所蕴养的有层宝物,威能会愈发的强大,有层宝物的伴生期也非常长,只要不是彻底损坏,能给修士一直以助力。”殷宝儿从储物袋取出小巧炼炉,爱不释手道。

“这一年多,不知道是不是体会佛意的关系,我蕴养的佛面,裂纹开始逐渐愈合了。”纪凡点了点头,对殷宝儿道。

殷宝儿总觉得,纪凡潜藏的手段,应该不只是明面所露出的这些才对,但她也是想一想,从来没有问。

包括纪凡在毒龙谷所得到的**,也明显不是凡物。

但殷宝儿不知道的是,落纪轮在百墓山脉崩溃了,得到这件宝物的纪凡,背了一个锅。

“我这里有一物,你帮着看看。”

纪凡左手食指的多目魔戒,喷出了一串铃铛手链。

“没想到这件夺魂手铃在你的手里,怪不得怎么也找不到,它是以前养魂峰器林之物,我估计你师尊师娘,也没有真正认知到这件宝物的价值。”殷宝儿似乎一早对这件宝物有着关注。

“你不会是为了它……”

纪凡通过殷宝儿的说法,有了少许猜测。

“我接近玄阴宗,有很大原因,是寻找这件夺魂手铃的下落。”殷宝儿并没有避讳纪凡。

“这件宝物有什么说法吗?”

纪凡紧紧盯着铃铛手链,有着不会任由殷宝儿拿去的意思。

“这手链的铃铛,有三十六个,而且还牵着一个指环,已经是三十七之数,在古宝,它也是至尊之阶,传说的王器。”殷宝儿小声对纪凡道。

殷宝儿的说法,对于纪凡而言,还是太过遥远,并没有满足他拿着件宝物出来的目的。

“叮铃~~~”

铃声悦耳清脆,纪凡一把将铃铛手链抓回到手,自己戴给殷宝儿示意。

“看到这个指环了吗?我当初对这件宝物有所感应的时候,脑海浮现了一个女人,戴着锋利的铃铛手链指套,而非是指环,我只是不能确定,那种冥冥之的感应,是不是真实存在,如果是指套的话,这个指环是不是会有所变化?”纪凡指了指右手指的指环,示意重点在这里。

“小气,这件夺魂手铃,明显是女修士的宝物,你一个男修士的粗手戴着,不觉得怪怪的吗?”殷宝儿略微嘟嘴,说出了让纪凡翻白眼的话。

“这件夺魂手链没有器灵了,你所感应到的是灵念,变化可能是真实存在的,现如今看铃铛手链的情况,起我以前所知的,似乎是好了一些,裂纹开始收敛了,想来是你一直蕴养的关系,或许有一天,你可以尝试一下催动它,进行一次古解看看。”殷宝儿仔细观察纪凡手的古宝道。

“古解吗?”

纪凡心里有些数之后,竟然摇了摇头。

从纪凡的举动来看,殷宝儿猜测这件宝物在他手,可能有一些原因。

夺魂手铃是师娘宁安媛赐下,给纪凡求得双修道侣当聘宝之物,他以前甚至产生过,要将有着裂纹古宝送给叶瑶的想法。

妥善将夺魂手铃收了起来,纪凡也没对殷宝儿解释什么。

在纪凡的意识,他和殷宝儿互相了解,也只是修炼组织成员相互依靠的关系。

“若是家族的状况实在差,我可能也藏不下去了。”纪凡征询着殷宝儿的意见。

“拿了你的龟壳、炼炉,以及灰榉木心,我会同你一直搭伙还的。”殷宝儿故意这么说。

“我确实需要你的帮忙。”

纪凡毫不遮掩,对殷宝儿实力的认可。

“希望能在这雾隐云海得到些修炼资源,你吞噬古尸的修炼方式并不适合我。”殷宝儿在甘露山脉所分得的修炼资源,尽管用的较省,也是快要耗尽了。

“小家伙还在沉睡,它若是醒来,可以用古尸的精元和血气,催生几波灵粹,到时候再炼制成增强灵元和元神的丹药,效果会更佳。”同殷宝儿结伴,纪凡一早告诉了,他战力的大致情况。

这一年多的时间,对于纪凡来说,有好事也有坏事,最为让他心疼的,还是一众小蛟开始不行了。

在纪凡和殷宝儿到幻尘山脉这边之前,小蛟还有三十八条,他本以为三十七或是三十六之数能够打住,可是现在有小蛟所形成的蛟球,仅仅剩下二十一条了。

不行的小蛟化去,融入到了还存活的小蛟躯体,可剩存小蛟意识和生机很弱的情况,并没有得到太过明显的好转。

培元丹也喂了,纪凡甚至用了老龟和毒龙的血肉精元,可小蛟依旧是不见好转,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。

一众小蛟对纪凡很依恋,他一直抱着一个心思,哪怕辛苦一些,也要将这些小蛟全部养大,可现实的状况,却与期望相距甚远。

“倒底问题出自哪里呢?”

以前在通妖峰,纪凡请教过妇人惠榕,但得到的答复是顺其自然。

殷宝儿是出身器道世家,对于饲妖并不擅长,这一年多,纪凡查看了静念峰经院关于这方面的典籍,询问过了缘老尼,也没得到好办法。

这次纪凡离开静念峰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要找寻出路,让剩存的小蛟活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