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八章 硬刚

夜色如洗,极目远眺,甘露山脉漫山如画。

树林之,戴着佛面的纪凡安静盘坐,带给人沉凝之感。

“藏土怎么还没动静?”

殷宝儿对于甘露山脉的丹霞焰火阵,有着介意之情。

在夜晚,甘露山脉缭绕的霞绸更加清晰,这是不能触动的,以前纪凡在丹霞山脉经历过,地下不知道埋了多少鼎炉。

纪凡逐渐起身了,稍稍调整着呼吸,有着绝不轻敌的态度。

“呜~~~”

甘露山脉大地震动,由一点向着周围澎湃扩散,也触动了埋在地下的一座座鼎炉,使得大阵出现明显运转。

“隆~~~”

土法波动过去没多久,被土法波及的大地,已经土流涌现,席卷一块块药田,向着土法波动的所在收缩。

面对极强的土法,连丹霞焰火阵也支持不住。

“呼~~~”

纪凡发现远方的山林,都被土流席卷,一脚踏在地面,向着甘露山脉蹿射。

“当真是一举将甘露山脉的灵粹卷裹了!”殷宝儿看到广阔山脉的土层,向着一处聚拢,甚至形成了人山之形,不由暗暗感慨道。

然而,在纪凡三人快要接近土人之际,一条条木藤却从堪大山高的土人体内生长而出。

“是木法!”

纪凡纵掠的身形已经开始闪烁,韩月和殷宝儿也是加速跟。

“咯!咯!咯~~~”

土巨人体内木藤生长的很快,没等翻涌的泥土完全成形稳定下来,一道道木藤已经生长勒紧。

“轰!轰!轰~~~”

一面墓碑从土巨人远处破土而出,暴涨放大的过程,流露着死亡的气息,顿时让天地都变了颜色。

“什么东西?”

韩月和殷宝儿面对拔升的墓碑,头皮不免发麻,跟随纪凡的脚步,也出现了迟疑。

“不妙了!”

纪凡同样害怕,但既然是说好了一起,他必须要尽最大的努力,这个时候跑了,藏土必定是凶多吉少。

“呼~~~”

快要接近高耸墓碑的时候,纪凡一拍储物袋,放出了尸棺吊坠。

“嘭~~~”

尸棺吊坠落地的过程迅速放大,可是起耸天的墓碑,却是太渺小了。

棺匣竖立向拉开,露出了里面一具没有面貌的女子身形。

这还是纪凡在百墓山脉将女子带出来,第一次将尸棺吊坠打开。

“你对这面墓碑有办法吗?”

纪凡通过佛面,用意识对女子交流道。

在百墓山脉的时候,纪凡安抚了女子之后,知道是能够同她沟通交流的。

高耸的墓碑表面,流转着层层叠叠的黑色密,带给人极为深邃坚韧之感。

没有面目的女子,被纪凡从尸棺抱出来之后,竟然动了,转身面对死气冲天的墓碑。

纪凡能感觉到,这墓碑并非是木法,而是金属宝物。

在纪凡的注视,女子双手结出一个非常怪的结印,很快由死气化为了一颗印,向着巨大墓碑推出。

“呜~~~”

墓碑的层层叠叠黑光,已经将土巨人罩在其。

纪凡能看到,土巨人的土法光华,开始逐渐被一圆圆黑光拉扯。

“噗~~~”

相墓碑的声势,由肉泥所化女子的印,印入墓碑之,并没有发出太大动静。

“她是谁?”

不只是韩月,连殷宝儿也不知道,纪凡是什么时候带了一个异样的女子。

“滋!滋!滋~~~”

女子的印在墓碑,化出了一条条生长的血脉,而且在吸收墓碑的死气。

转眼的功夫,血脉已经急速流窜,变得密集麻人,甚至将墓碑长满了。

“嗡~~~”

发现墓碑层层叠叠拉扯黑光收敛,土巨人艰难挨了下来,升阳藤从纪凡胸口透出,向他的身形缠卷,隐隐化为了龙猿的形体。

龙猿虽壮硕,但并不巨大,猿体一拔向半空跃去。

“嗤~~~”

一名面容深沉的老者,立足于墓碑顶部,眼见星星点点红色血光一闪,老者向着墓碑下方飞落,躲过了龙猿的一爪。

“轰~~~”

土巨人缓过一口气,绷断身体生长的木藤,向着老者一甩手,一道锁链猝不及防从土巨人手臂冲出。

“放肆!”

一身叶纹长袍的老者终于说话了,右脚在岩石地面一跺,一道道细小的木藤拔地而起,向着锁链与扑来的龙猿疯狂挥舞。

“铛~~~”

土巨人甩出的锁链被木藤所卷,透出金属交击的响声。

透着血气的龙猿力量极大,舒展身姿也极为灵活,在道道木藤的铮铮摩擦,欺近了老者。

“隆~~~”

龙猿一拳昊阳,反刮星星点点的火光,同老者似金似木的臂*击在一处,造成了岩石地面的爆炸,直将老者身形打飞而出。

“呜~~~”

没等老者落地,一身琉璃宝光的殷宝儿,崩步踏出,已经追了老者的身形。

“轰~~~”

殷宝儿一记崩步冲拳强猛,将双臂交叉的老者再度击飞而出。

“灵粹!”

土巨人口发出的吼声不太清晰,却好像怒了一样,大手向着老者的身形挥扇。

“隆~~~”

土巨人的大手一经接触到老者,瞬时翻手向岩石地面按下,仿佛要将老者压得无法翻身一样。

“嗡~~~”

大地的一股力量涌现,将土巨人的大手,缓缓的撑起,像是地震了一样。

“轰~~~”

龙猿脚下一蹬,爆碎岩石的同时,向被擎起的土手缝隙冲入。

“嗤~~~”

不只是土巨人的一只大手被岩浆融化,连升阳藤龙猿的身形,也挂了黏稠的岩浆。

“轰!轰!轰~~~”

只见龙猿阳刚野性,挥着双拳不断向涌动的岩浆攻击,却无法突入其。

“收!”

一座晶莹的炼炉,出现在磅礴翻涌的岩浆方,炼炉鼓肚的三十六个麒麟兽口,在韩月御宝诀的驱使下,有两个兽口开始吸收岩浆的火力。

“锃~~~”

一根金属棒被殷宝儿放出,破空向冷却硬化的岩浆投入。

“隆~~~”

金属棒喷吐的光华,击在老者面前的鼎炉,甚至泛起了一蓬光爆。

鼎炉连带老者一同被炸飞,龙猿所化的游龙杀式,已经跃腾到老者面前。

“轰~~~”

在游龙喷吐精光剑器之际,随着老者双手艰难结印,一瓣瓣巨木拔地而起,形成了木牢,每瓣巨木都有着封印古。

“生命掠夺。”

老者倒飞的过程,双手结印再变。

“死!”

被岩浆融化了一只手的土巨人,再度甩出古宝锁链,刹那光华流转,将老者身形缠卷,想要打断他的印法。

“隆~~~”

在老者看似陷入绝境之际,他的气息却略微变化,好像对天地有了影响,一道道恐怖的刺荆从浩瀚山脉破出。

“铛~~~”

韩月将手腕的崩山圈取下,轻柔向着老者放去,圆环扭曲着透入密集刺荆之,击在了被锁链缠卷的老者头部。

圆环这一击,将老者打得不轻,使得他似金似木的坚硬头部扭曲,冒出了灵烟。

“束~~~”

韩月一手结印,圆环在刺荆再度回转,套在了老者的脖颈勒紧。

“锃~~~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殷宝儿手的金属棒,竟然化为了细针,被她屈指弹出,向老者眉心激射。

然而,细针却没穿过密集紧缩的刺荆,轰出一团金属光华爆炸。

“呜~~~”

面对漫山涌现的坚韧刺荆,殷宝儿秀手在额头一拍,引出一座由小变大的三十六层石塔,只见石塔迎风暴涨,向老者的所在压下。

“轰!轰!轰~~~”

石塔不但坚硬不损,而且沉重无,将抵挡的刺荆一节一节压碎。

“赶紧死。”

刺荆刚被压散,土巨人牵着锁链加力,勒绞老者的身形。

韩月所投紧在老者脖颈的崩山环,同样在收紧,不但一点点将老者的脖颈勒细,更是使得他似金似木的脖颈肌肤,出现了丝丝裂纹。

封住龙猿的木牢,掠夺龙猿血气之后,已经开始弥漫出血色光华。

“隆~~~”

木牢剧烈一震,出现了龙猿冲撞的缝隙。

被血色光华所染,木牢反而不稳定了。

龙猿在木牢的血色双眼,隐隐被人看到,像是一只古凶孽。

“隆~~~”

龙猿蓄力再度一撞,如同闭合花朵一般的木牢,一瓣瓣古木已经被稍稍崩开,可没等龙猿下手,老者被限制的身形,竟然自爆了。

一团大爆炸在地平线升起,将向天空扩散,连恐怖的石塔都被顶住。

龙猿被炸得翻滚而出,但很快调整姿态向爆炸光团冲入。

“噗~~~”

一个小巧的元婴,破出光团逃走,后面龙猿也跟了出来。

“叮~~~”

殷宝儿吃力一指金属棒所化的细针,向遁空的元婴射去,却被一个石子般环绕元婴体外的龟壳所挡。

“叮!叮!叮~~~”

龙猿纵跃元婴快,手的一柄精光长剑,疯狂向着元婴扎,可是环绕在元婴体外的小龟壳,却像是能自行帮元婴抵挡,与道道剑影交击,泛出了密集光弧。

“轰~~~”

龙猿持剑刺击无法攻破龟壳的防御,突然抬起手臂,仿佛用刀一样,向着元婴剁下,破碎河山的力量将元婴卷入其。

龙猿所持的阴阳长剑寸寸爆碎,尽管龟壳帮元婴挡了一道,可在恐怖的劲力波动,小巧的元婴还是身形巨震。

“嗡~~~”

龙猿的升阳藤左手,一把抓龟壳,而另一只右手在元婴身形震动没缓过来的情况下,将之抓握在手。

“呜~~~”

分开了龟壳之后,龙猿没有一把将元婴抓死,而是将侵蚀心智的龙猿血力,强行灌入元婴的体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