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拜宗路

玄阴九峰西方的一座山峰高无,数条粗大山道,仿佛一弯弯盘起巨蟒,蜿蜒缠绕,通向云层的山峰之顶。

背着大剑的纪凡,手持隐隐放光的魂石,来到大山脚下,已经看到了素裙少妇。

“纪凡拜见尊长。

纪凡行至素裙少妇面前,郑重而恭敬行了个礼。

“你可想好了?”

素裙少妇露出欣慰的柔笑,对纪凡询问道。

“我想拜入养魂一脉。”

纪凡神色坚定,没有丝毫改变的意思。

“为什么而修炼?”

素裙少妇向山道口处的案台走去,款款轻柔的脚步,毫不惊扰纷飞的蝴蝶。

“为了生存。”

纪凡跟随少妇,回答的也没有犹豫。

“生存又是为了什么?”

素裙少妇笑了,回首看着纪凡的目光,像是在看一个小孩子。

面对少妇柔和的笑容,纪凡想到了自己的父亲,想到了经历的艰辛,不甘于屈服命运,但他并没有给出回答。

“很多拜入玄阴宗的弟子,都会许下宏愿,为苍穹立心,为自身立命,为称尊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,你觉得可好?”素裙少妇坐到石案前,有着提点教导纪凡的意思。

纪凡没说话,而是思量着素裙少妇的说法。

素裙少妇也不急,在等着纪凡自己想明白。

“小子记下了。”

时间缓缓流逝,好一会儿,纪凡才郑重点了点头。

“把你的左手给我。”

素裙少妇示意纪凡在石案对面坐下,放下了一个脉枕。

面对妇人想要查探,纪凡心先是一紧,但还是将左臂伸了出去。

素裙少妇只是将纤手搭在了纪凡手腕,凝神感受他的脉象,没有使出什么手段,也没有让他不适,这多少有些出乎预料。

“现在还能感受到丹田气海吗?”

素裙妇人收回了给纪凡把脉的纤手,面容的凝色还在。

“之前很干涸,最近开始失去感觉了。”纪凡心暗沉,没有隐瞒这一状况。

“可有同胞双生的兄弟姐妹?”

素裙少妇还是第一次问这件事的人,不像是无缘无故的样子。

“小子对自己的身世,不是太清楚。”纪凡语气稍有颤抖,如实回应道。

“即便你修行青虚诀,气海的胎息,也很难滋养过来,一旦彻底失去气海感应,是气海封闭之时,现在已经不只是失去先天胎息,污息淤积之后,开始导致丹田气海退灵,这固然同处境有关,也是你太着急了!”素裙少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。

纪凡在修炼一途,一直自己摸索,此时面对素裙少妇,他不由想到了拜入修炼宗门的目地。

“你的灵息是木生火,可你却在有意抑制火灵息,能说说是怎么想的吗?”素裙少妇面色平静下来,明显是猜到了几分。

“如果能成单独的灵根,姿质和修炼速度能快一些,而且木灵息与我修炼的青虚诀基础篇契合。”纪凡从石案前站了起来。

“愚不可及,灵根姿质的高低,是因人灵基而定的,为什么一定要追求修炼的速度?本是先天气海胎息被剥夺,不想办法自救,难道还要守着无根之木吗?”山脚下人影一闪,肥胖年人已经到了石案近前,有着气急败坏之意。

面对肥胖年人嗷嗷咆哮,纪凡神色却是一动,得到了某种提点。

“用五行相生补先天不足,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,金生水,水养木,但想要后天补足五行灵基,也是非常艰难的,同你考虑的一样,单单是补足后天五行灵基,已然需要耗费极多的时间。”素裙少妇看着纪凡感叹道。

“也是说,我想要与天姿不凡的同辈并肩,需要付出很多的时间与努力才能做到?”纪凡神色木然确认道。

“真是个蠢材,既然修炼古体,又何必过于拘泥呢,守着宝库不自知,算补足五行灵基耗时,可在灵法之道,同样有着常人认为极佳灵根不可拟的优势,用木灵根催土法和土灵根催土法能一样吗?”肥胖年人表露出,对纪凡的不待见之色。

“小子恳请两位尊长教导……”

纪凡说着要给肥胖年人和素裙少妇跪下,可是却受到无形之力所阻。

“以为拜入养魂峰是很容易的事吗?先走针灵道。”肥胖年人拉拉着脸,向漂浮光丝的盘山道看了一眼。

“针灵花!”

纪凡虽然刚刚看到了盘山道,可真若是往走,内心还是充斥着恐惧。

因为以前读过苍峦物志,纪凡知道,这种针灵花生长在苍峦州以东的死亡森林,花朵散发的灵气,会凝结为牛毛针一般,往接近的生灵体内钻,非常的危险。

有些炼体的修士,会用针灵花打熬身体,可眼下这盘山道两侧的针灵花太多了,简直形成了蔓延向山的花海。

“不能排斥针灵入体,你若是沿着针灵道登峰顶,是养魂峰的弟子。”肥胖年人的深沉言语,让素裙少妇隐隐有着不忍。

通往养魂峰顶的山道,并不只有针灵道一条,可肥胖年人却指定纪凡必须走这条路。

纪凡深沉呼吸,接近针灵道的同时,看着盘山道一路往数之不清的精光游丝,头皮忍不住发麻,浑身不舒服。

单单是这种眼睁睁接近危险的感觉,寻常人受不了,突然挨了一刀,同一点点看着刀割在自己身,区别太大了。

“怎么,不敢了?”

肥胖年人看着纪凡的眼神,犹如看着废物一样。

“呜~~~”

纪凡一步踏山路石阶,浮在山道的光丝,很快被触动一样,呼向了他的身形。

仅仅是一步,被精光游丝钻体的纪凡,已经一身青筋暴起面色一红。

针灵太多了,不只是呼吸,连纪凡的双眼,也被针灵所钻,疼痛是难以忍受的。

“走这针灵道,不排斥针灵入体已经很难,身体对痛苦是有本能反应的,自从针灵道布下之后,还没有谁能挺过去。”看到纪凡闷哼着,继续往行走,素裙妇人轻叹道。

“失去了先天之姿,想要重新铸自是不容易,不破而后立,又怎么可能有机会,倘若这孩子连针灵道都坚持不下来,注定沦为别人的踏脚石。”肥胖年人的犹豫,纪凡此时是看不到了。

“师兄不仅仅是要给这孩子补足五行灵基吧?难道你想……”素裙少妇感觉到了什么,难得露出了讶异之色。

“五行灵根算不得逆天之姿,既然这孩子修炼古体诀,或许可以尝试一下那部古术。”肥胖年人嘴虽这么说,可并不是很确定。

此时行走在针灵道登山的纪凡,身体吸收的丝光越来越多,不但难以炼化,反而深入内腑刺痛无。

“将针灵引入丹田气海。”

纪凡忍耐行功青虚诀,冲击丹田气海的阻碍。

这时如果有外人看到走针灵道的纪凡,会发现,他精壮肉身钻入的丝光越来越多,有些丝光进入**一部分,流露在体外的末端,甚至在麻人摆动。

在纪凡刺痛的双眼,山路再无美好的风景,如同酷刑道没什么分别。

“只要能走去,能加入玄阴宗的养魂一脉了……”纪凡一路艰难来到这里,为的是能够拜入宗门,学习修炼之道。

随着光丝被疏导入丹田气海,纪凡借助光丝內视气海,只觉得气海空间有着死气沉沉的干枯之感。

“太难了!”

纪凡此时已经意识到,算他向丹田气海灌注灵息,也是杯水车薪,想要让丹田气海恢复生机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被导入丹田气海的针灵,很快开始不受控,在丹田气海到处钻,对丹田造成点点的破坏。

“倒底是谁剥夺了我的先天胎息。”

纪凡心更多的是狠,凭借着毅力向峰走。

浓郁的夜色铺盖下来,漫天的繁星,被山雾灵气遮挡得朦朦胧胧,玄阴九峰的山道,依旧亮着各色光华,其有危险有机缘。

被内门接引的拜宗之小辈,已然有少数人成功,可纪凡却倒在了养魂峰针灵道的下峰所在。

身体越来越重的纪凡,只能尽量保持着意识与感知,他原本是想坚持下去,一鼓作气走完针灵道的,可受到数之不清的针灵穿身之后,不只是肉身受创,连灵魂也是刺痛难忍,头痛欲裂。

此时纪凡没有满地打滚,而是咬牙哆嗦着倒在地,已经是坚持的极限了,他觉得再走下去,恐怕会成为压垮仅存意志的最后一根稻草,多牵扯一下都会受不了。

“好可怜,不过他还真能忍,倒在针灵道却没出来!”黑袍少女在养魂峰外腾空,看着针灵道倒地抽搐颤抖的纪凡。

“这么下去的话,即便不死,恐怕也会彻底被摧毁,一生再难寸进!”对于纪凡倒在针灵道没人管,黑袍青年神色有着可惜。

“郞师兄什么时候开始同情拜宗的小辈了?修炼之道最无情,且不说以后会怎么样,别的宗门招收弟子之时,死人也是常有的事,谁会去在意与仙道无缘的人。”黑袍少女玩味笑语道。

“嗯?”

在黑袍青年悻悻摇头之际,却发现倒在山路的纪凡,在挣扎着起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