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再见面

天空白云皑皑,使得玄阴九峰沾染了云纱。

午后虽不晴朗,广阔的天地山川,却散发出氤氲灵光,让人不禁心旷神怡。

纪凡放松心情走在森林,能够感觉到有很多生灵的存在。

灵鸟飞翔,兔子钻出地洞,松鼠在树奔跑,森林的景象,对纪凡而言是鲜活的。

溪流声哗哗作响,树藤顺着古树垂下生长。

感受着森林的生机盎然,纪凡也不再去想,玄阴宗究竟是正道宗门,还是魔道宗门。

走到树木开始稀疏,纪凡没等出了森林,看到了九间古朴的石屋。

“预想来得早,看来是打定主意要拜宗了!”一名身穿玄衣,梳着发髻的青年,背着双手远远看向纪凡笑道。

“呼~~~”

不同于纪凡在森林行走,天空红绫飘荡,向着石屋前的空地落下。

红绫一收,显出了身穿彩裙妇人,以及一名秀美少年的身影。

“纪凡见过尊长。”

看到彩裙妇人和秀美少年,纪凡几乎是硬着头皮前,拱手躬身道。

彩裙妇人先是打量了一番纪凡,对于他赤着身,所露出的精壮肌肉,多少有些讶异之色。

“没想到你还真来了!”

彩裙妇人显然是认出来,眼前的少年,是在百墓城灵园自荐的纪凡。

“回尊长的话,来玄阴山脉一路艰难,所以耽搁了两载时间。”纪凡低着头,表示了对彩裙妇人的尊敬。

“看样子,你确实是进步了不少。”

彩裙妇人笑了笑,暂时没有与纪凡多聊的意思。

同彩裙妇人一起的白袍秀美少年,一脸冷色对纪凡打量着。

面对白袍秀美少年,纪凡自然是不陌生,她根本是女扮男装,当初进入树洞地穴的不速之客。

“恭喜戚师叔,看来此次大开山门,师叔是选到心仪的弟子了。”玄衣青年对彩裙妇人见礼道。

“少在这儿虚呼,韩月,见过你杨飞师兄,他说什么你都别信。”彩裙妇人的提醒,让玄衣青年不免有些尴尬。

“杨师兄好。”

少女的笑容很美,柔声问好更是让人发软,由此可见,她并不是对谁都冷着脸的。

面对女扮男装的少女,纪凡则是有些火。

尽管纪凡当初救了少女,却不想与她再见面,更不要说这么早在玄阴宗见面。

“师妹若是能进入灵尸峰,前途一定不可限量。”玄衣青年笑着称赞道。

“此次大开宗门,根据拜宗弟子选择的宗脉不同,所走的九道也不一样,韩月师妹若是想拜入灵尸峰,可以走万面尸道。”玄衣青年话锋一转,给了少女选择的机会。

“谢谢杨师兄提醒,韩月选择万面尸道。”女扮男装的韩月,并没有犹豫的意思。

倒是纪凡第一次听说,拜宗弟子可以选择宗脉,而且拜宗之道也不一样。

“你也走万面尸道试试?”

彩裙妇人这一问,让纪凡心一突突。

“杨师兄,我想问问,宗门长辈,有一位脾气似乎不太好的胖尊长,以及一位穿着素裙被称为宁师叔的尊长,是哪个峰脉的?”纪凡面容泛僵,对玄衣青年问道。

“穆怀晟师叔和宁安媛师叔都是养魂峰一脉的,你想拜入养魂峰吗?”玄衣青年神色变得古怪起来。

“我想尝试一下。”

纪凡点头确定,让彩裙妇人眸子隐隐流露出恼火之色。

“真是有大志向!”

玄衣青年一脸的异样赞叹,让纪凡觉得不太对劲儿。

“虽然外门推荐的拜宗之人,还得三日之后来,但内门接引来的人,今日已经可以开始拜宗了,拿着这块腰牌,它会给你指引。”玄衣青年对纪凡指了个方向。

女扮男装的少女,似乎没想到纪凡会选择养魂峰,看着他也不太冷了,甚至对他的选择很不乐观。

拿着入手清凉的石头腰牌,纪凡对彩裙妇人和玄衣青年行礼,并没有动地方。

“好自为之吧。”

彩裙妇人再不掩饰冷笑,给纪凡丢下一句话之后,带着少女离开。

“杨师兄,养魂峰一脉有什么问题吗?”纪凡小声对玄衣青年询问道。

“养魂峰现在是没有弟子的,你若能拜入养魂峰一脉,或许会成为峰脉的大师兄,至于其它的事,等你成为养魂峰的弟子,自然知道了。”玄衣青年对纪凡透露出少许信息。

纪凡咧了咧嘴,对玄衣青年所说的情况,也是完全没想到的。

再没对玄衣青年多问什么,纪凡离开了森林,向玄阴九峰走去。

“嗖!嗖!嗖~~~”

两名黑袍人的纵掠,犹如流光在森林弯折,避过一棵棵粗壮的古树。

“杨飞,刚刚那个少年,是不是走养魂峰一脉了?”随着黑袍青年落在石屋不远处,没等玄衣青年开口,他已经着急问道。

“是啊,又废了一个,算那小子能得了养魂峰,估计在穆师叔面前也撑不了多久,玄阴宗,没有哪个弟子能受得了他,以前尚纯还在的时候,天天活在水深火热之,被打骂的都丧失信心了,只要见到穆师叔,腿肚子转筋!”玄衣青年同情言语道。

“那个少年不太一样。”

黑袍青年面容微微抽搐,旋即却涌现出一抹期望。

“阴都城的事情早传开了,看那少年的**,确实是挺强的,但似乎还没达到炼气士的层次,重要的还是开灵脉种灵根,算他种下灵根,在严酷的养魂峰,也是挨不下来的。”玄衣青年笑了笑道。

“杨师弟不要忘了,养魂峰不是没出过强横的弟子。”黑袍青年皱了皱眉头道。

“那又有什么用,还不是死的死逃的逃了,听说在陵玄关夺宝的,是炼噬魂骷髅骨的那个人,与噬魂魔宗又有什么区别?”玄衣青年小声言语道。

若是纪凡听到玄衣青年与黑袍青年的话,恐怕心情更是难以平静。

因为在蛇灾过后,纪凡看见了,黑色蛇球排挤出了十个骷髅头。

进入玄阴九峰的范围,不知道是不是大开宗门招收弟子的关系,纪凡能够发现有修士,在几座山峰飞进飞出。

“嗖~~~”

在纪凡沿着山川之路,靠手魂石感应哪座山峰是养魂一脉之际,一道剑光竟从天空射下。

“嗡~~~”

长剑插入纪凡前路的地面,剑吟声不断震动。

停下脚步的纪凡稍稍抬头,眯起双眼看了看半空之人。

“你果然来了玄阴宗,陈耕年呢?”

半空俊朗的青年,年龄要纪凡大些许。

“陈耕年死了。”

看着半空纪明脸色阴沉,纪凡面无表情道。

“不傻了吗?”

纪明施展腾空术居高临下俯视,话虽没说开,却明显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。

“我好了。”

面对纪明,纪凡不免想到了在纪府之时,被二伯母和陈耕年毒害。

“可惜在百墓城的时候,我没碰到你,看你的样子,确实是好了,听说你在阴都城外门选拔的时候,闹出不小的动静,如果不是一家人,我见到你也未必能认得出。”纪明笑着打量纪凡道。

“一家人吗?”

纪凡低头不再理会纪明,也不想提以前的事。

陈耕年身魂俱灭了,其实有很多次,纪凡在问自己,若是二伯母站在眼前,他会不会动手将之杀了,可他虽恨,却没有下决心种下杀意。

这一天对纪凡而言,好多不理想的事情激荡在一起,使得他体会到了自己的稚嫩,一时之间也难理顺,做到心境的真正平复。

“算你来到了玄阴宗,我也不会输给你的,你等着看好了。”在纪凡绕走之后,身形悬浮在半空的纪明,并没有回头。

“他还活着!”

纪凡深吸一口气,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,来面对纪明这个堂兄。

百墓山脉的一场变故,显然是没造成纪明的死亡。

三年了,在纪凡看来,纪明也不再是从刚离开纪府那时候的少年,在玄阴宗,已然是有了不可小觑的成长。

再见到纪明,纪凡不确定为什么,竟感觉到了一些压力。

“不只是纪明,即便是参加外门选拔那些姿质出众的人,心思和实力同样不能小视,有六个人没对我动手,苗寒三人也不是完全的冲动鲁莽,这还没正式加入宗门,小辈们的试探和较量已经开始了,我真会成为这些人的对手吗?”纪凡双眼血红,心情相当沉重。

尤其是与玄阴宗的尊长切实接触,纪凡更是体会到了不好相与,说话都是若有所指,大有深意却不点透,完全没有无脑之辈。

尽管在演武场的时候,纪凡一身暗脉没有显露,但经过之前肥胖年人只是一眼,让他吞噬的阳曜灵基和修炼青虚诀无所遁形,他现在已经没有太多隐藏秘密的信心。

“到了这一步,若是不能进入玄阴宗内门,且不说以后必定更为艰难,恐怕离死都不远了。”从纪明所说的话,纪凡能意识到,他已经被人盯了。

“在演武场之时,我踏出的寸阳步,或许会被眼界不凡的人看出来,炽古教纱巾少女的死,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让人产生联想!”纪凡神色凝重,脚步却坚定了些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