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不入流

“嗤~~~”

大块碎裂的寒冰,在演武场散发霜气。

阵法壁障降下,在看台人群的惊叹目光,玄阴宗和一些修炼世家的人,开始进入演武场救助受伤的参选者。

一时之间,在看台人群爆发的声浪,演武场内的哀嚎,显得微不足道。

纪凡胀大一圈的身形,在逐渐恢复,胸口起伏喘息,脸却面无表情。

然而,看着一些年纪不大死去的参选之人,纪凡心并不平静。

“暴露了!”

一路艰辛来到玄阴山脉,可是一场玄阴宗外门的选拔,让支撑纪凡来到这里的坚持动摇了。

包括在纪府的隐忍,四年多的时间,纪凡的这种忍耐,已经成为了他的生存之道。

将秘密隐藏起来,纪凡才能觉得安心。

之所以纪凡想要加入玄阴宗,很大一部分原因,也是有投身正派宗门的期待。

可仅仅是玄阴宗一场外门的试探,却是毫不留情打击了纪凡心态。

“不知道此子是何种灵根,刚刚的剑意感觉到了吗?若是走剑道,假以时日,必定是极强的剑修!”一名万剑宗前来观礼的青年修士,忍不住赞叹道。

“或许吧,在没确定灵根之前,现在说这些还太早。”万剑宗的老者修士,摇了摇头不置可否道。

“苗寒,你没事吧?”

对于白衣玉面少年脸色煞白,强自支撑的样子,苗家的另一名少女前道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苗寒咬牙向孤零零的纪凡看去,所受到的屈辱,远创伤让他更难熬。

演武场的死伤,在阳光下很是刺眼,纪凡迷茫站着,也没有人关心前。

“你们十个能站到最后,获得了外门的推荐资格。”兽皮甲汉子对纪凡一众人宣布道。

异样的关注感,被纪凡所察觉,他稍稍转头,发现演武场边,之前放出黑水团测试灵姿的素裙少妇,正露出淡笑看着他。

“锃~~~”

将手的大剑,插入背着的剑袋,纪凡持盾向素裙少妇走去。

“小子纪凡,见过尊长。”

到了素裙少妇近前,纪凡持盾恭敬行礼道。

“你很敏感,外门的选拔结束了,觉得自己表现得怎么样?”素裙少妇笑容很淡,问出了一个让纪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。

“看你的样子,似乎对宗门和自身的认知定位,还有些不太准确,其实你觉得自己的表现,已经相当的强劲了对不对?但这也只是进入内门的标准,算你在内,场剩下了十个参加选拔的年轻人,没有正面交手的姑且不说了,如果让你再战下去,你能胜过那三个人吗?”素裙少妇的说法,让纪凡心暗震,下意识向苗寒三人转头。

“若是没有潜藏的手段,你表现出的战力,说实话,把握不是很大,这一战,你虽算得备受瞩目,可也仅限于此,玄阴宗每一次招收弟子,都会有受到关注的年轻人,真正能出人头地的又能有几个!”素裙少妇稍有感慨,但很快也释然了。

在素裙少妇转身离开之后,纪凡竟不做声跟了她。

一路跟素裙少妇离开演武场,甚至出了阴都城,纪凡的心绪,开始渐渐平静下来。

“怎么来的玄阴山脉?”

素裙少妇没回头,轻声询问着纪凡。

“自己来的。”

纪凡回应很简单,可这还是第一次同外人道出事实。

“踏出的第一步,已经蕴藏了祸端,以后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显露了!”素裙少妇的叹息很轻,不说明的意思,似乎若有所指。

“难道是寸阳步吗?”

纪凡暗暗觉得素裙少妇心明眼亮,想要在她身边隐藏太难。

“你虽修炼古武,却差得太远,根基没打好,慢慢只会垮掉,从刚刚的那场选拔来看,感觉全乱了。”素裙少妇的说法,让纪凡双眼睁开了些许。

素裙少妇在山走得看似不快,可纪凡跟着则是极为吃力。

“修炼宗门不是善堂,更何况是魔门,你现在也仅仅是踏出了一步而已,而且这一步还踏错了!”素裙少妇难得回头,看了纪凡一眼。

“还请尊长示下。”

纪凡明显有着请教之意,好像这也是他跟着的原因之一。

可素裙少妇再没给纪凡什么指点,只是不紧不慢在山走着。

一直到晚,素裙少妇也不休息,犹如没有白天黑夜的区分。

一连在群山走了五日,纪凡觉得身体越来越重,疲惫的感觉,让内息开始滞涩。

出了山林,九座耸入云霄的磅礴大山,已然能看得清晰一些。

“怎么回来的如此慢?”

纪凡只见山川人影一闪,一名拉拉着脸的肥胖年人,已经跨到近前。

如果说演武场的黑脸老者,像是了毒,那么眼前这个黑着脸的年人,看似则是心情很不好,极难相处。

“师兄去看玄阴城的外门弟子选拔了吧?”素裙少妇温柔笑问,同像被人欠钱的年人,完全是两个极端。

“一个个的,全是废物,那样通过选拔,竟然还好意思沾沾自喜,简直让我受不了。”肥胖年人的说法,让纪凡不由暗暗错愕。

“说了不去看,结果还是忍不住,这次阴都城的外门选拔,倒是出乎预料的精彩,师兄可选错了。”素裙少妇浅浅一笑。

“有什么精彩的吗?你带这个小子回来,是什么意思?”肥胖年人先是表达出了不屑,旋即狠狠瞥了纪凡一眼。

“嗡~~~”

完全没有征兆,纪凡只觉得一股实质威压冲击在身,不只是**,连意识都在动荡。

一蓬气涛在纪凡身扩散,冲的他噔噔噔后退,肉身的星星点点阳曜再难以掩饰,以及修炼青虚诀基础篇的灵息运行十二正经,也在肥胖年人和素裙少妇面前显露而出。

紧守意识的纪凡,害怕失去感知再也没有活着的机会了,坚持着不倒下。

“因为这不属于他的阳曜灵基吗?还是健壮的肉身?他更次,起那些废物都不如,这种货色算勉强种下灵根,也是伪的。”肥胖年人先是看了看纪凡的肉身光华,旋即毫不留情咧咧道。

“也没有师兄说的那么差,这孩子有坚毅的性格,敏感的内心,算底子不太好,但只要善加培养,还是有希望的。”素裙少妇无奈笑语道。

“修士的前途,又不是在精壮,像这种粗糙之人,有什么值得期待的,现在连孩童都算不了,胡乱催生的根基,简直是不入流。”肥胖年人一脸嫌弃之色。

面对肥胖年人的刻薄,纪凡稳住意识和身形一声不吭。

都说人不可貌相,且不管肥胖年人的性格怎么样,纪凡更多是害怕他的实力。

“偷修青虚诀,吸纳他人的灵基,身还有好多道隐晦的异种气息,小子,若是修炼像你想的那么简单,单是shā're:n行了,害人害己的东西。”肥胖年人越说越气,举起拳头要给纪凡一下子,吓得他本能一激灵。

“废物。”

肥胖年人的拳头,终究还是没落下,但表露出极为看不纪凡的样子。

“在山川口处等等吧,你虽通过了外门的选拔,但以你的姿质,想要在拜宗的过程种下灵根,还是很困难的,不管你在演武场表现如何,也没有种灵根来得重要!”素裙少妇似乎是能理解,纪凡现在这般情况的原因。

眼看着肥胖年人与素裙少妇离开,纪凡想跟去,却被她稍稍抬手所阻。

远方的大山与河流,在视线磅礴壮阔,可纪凡的心绪很纷乱。

“难道是修炼的不对劲儿吗?”

一直以来,纪凡在修炼一道,更多是靠自己的摸索,得不到什么指点。

肥胖年人和素裙少妇这么走了,什么也没留下,让纪凡不免重新审视自身。

但纪凡性格坚毅,很快摒弃了挫败与茫然感,沿着肥胖年人和素裙少妇所走的路而行,也没有在山川口等着的意思。

“之前的赶路,难道也是试探吗?”

纪凡一想到之前同素裙少妇连续在群山行走五日,节奏让他极不适应,觉得有些事情,不能只看表面,少妇带他来到这里,应该是大有深意。

到现在,纪凡不太确定,自己是不是要留在玄阴宗,未来又将会是怎么样的。

“呼~~~”

纪凡长出一口气,摒弃纷乱的思绪,尽量让自己的心境,恢复古井无波的状态。

“再找下去,也不见得能玄阴宗更好!”纪凡心境沉静,没有家的他,颇有些无依无靠赤着而来,孑然一身的意思。

微风吹拂,草木轻轻晃动,山川的灵气浓郁,好像山雾一样,映衬着朦胧的美景。

“这九座山好大!”

纪凡放眼向远方望去,一片巍峨的群山,在一定方位有所遮挡,山体并非笔直,而是广阔庞大,每座大山好像坐落在天地的小山脉,甚至有子峰,同主峰彼此互为犄角。

郁郁葱葱的植株,巨石嶙峋的峰峦,是山体的主要组成颜色,带给纪凡苍古之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