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被抓

断潮山脉北方的树林,一个淡灰色的模糊人影缓缓浮现,在夜幕的掩隐下,看不清脸,只能依稀看到眉眼,这个人正是纪凡。

离开了百墓山脉一个半月,已经到了秋风瑟瑟的时节,树林落叶飘零,枯黄的叶子,已经在地积了一脚厚。

“要入冬了!”

纪凡藏身一棵大树后面向断潮山脉眺望,可布满黑丝的双目却看不清晰。

纪凡一想到之前在百墓城外,碰到的两个幻尘宗姑子,也没能带他去玄阴山脉,不由有些感慨。

靠人不如靠自己,即便一路艰难心酸,纪凡用自己的双脚,一步一步来到了断潮山脉。

行百里者半九十,以前那么困难也挨了过来,越到后来,纪凡越是小心谨慎,以免急于求成功亏一篑。

放弃了百墓城外面十魔道的飞行点,一个月,纪凡不但躲躲藏藏,野外也给他提供了一定的修行条件。

“过了断潮山脉,再走一个半月,差不多能到玄阴山脉了!”纪凡深吸一口气,切身体会到了修行和生存的不易。

江湖催老,裁去春秋几载,天涯行期,一生山水为迹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纪凡想到了那个爬入他栖身树洞地穴的少女。

当时在少女不能战斗的情况下,纪凡放过她,其实内心很是挣扎。

“呼~~~”

纪凡长出一口气,在树林的阴影躺下,将枯叶往身拨了拨埋身形。

相站着和盘坐,躺下更不容易被人发现。

“这断潮山脉,同以往在万山之域经历的地方不一样,希望能顺利通过才好。”纪凡闭双眼,让疼痛的一双眼珠能缓一缓。

尽管葬身于百墓山脉的少年,岁数也不大,但通过得到了他的瞳力记忆,纪凡还是了解了一些事。

据纪凡所知,断潮山脉并不属于宗门和家族势力,而是被苍峦州九大王朝的陵沙王朝所管辖。

到了断潮山脉,相当于到了陵沙王朝的北方边境。

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这句话在纪凡想来并不假,连修仙宗门,也很难超脱王朝的疆域。

断潮山脉东西绵延万里,犹如一条主脉,横断万山之域,陵沙王朝更是在此基础,修筑了断潮长城。

纪凡所来到的地方,只不过是断潮长城其一小段的陵玄关。

来的路,纪凡一直带着左脸有着烫伤的y-i'r0ng面p-i,以免遭遇什么事,真实身份曝光,给他以后带来麻烦。

“如果可以的话,还是尽快穿过断潮山脉的好。”纪凡暗暗思量道。

小刺猬已然被纪凡收入御兽石,此时他身的东西,是一个小布袋,装了些许银钱和玄阴宗灵尸一脉妇人给的腰牌。

至于掩饰身份的药篓,纪凡将其靠在了树边。

一夜无话,纪凡将双眼的黑丝强自收敛。

翌日一早天没亮,纪凡在枯叶起身,背药篓出了树林,向巍峨的陵玄关走去。

朝阳升起,一座矗立在两山之间的巨大要塞渐渐清晰,带给纪凡难以动摇之感。

天空偶有修士御宝飞行,到了要塞处并没有径直飞过,而是落下来走要塞的大门。

一大早进入要塞的人不多,出城的人却有一些,多是忙于生计的贫民。

“不收入城费,盘查的也不是很严。”因为双眼看不太清,纪凡过宽阔的护城桥时,缓缓行走着。

“小子,哪里来的?”

到了要塞大门处,一名身穿铁甲士兵的询问,让纪凡心一紧。

“回大人的话,小人是从百墓城而来,得到玄阴宗灵尸一脉尊长的指引,前往玄阴山脉试炼拜宗的。”纪凡从小布袋,取出了一块黑玉腰牌,恭敬躬身奉。

“自己一个人从百墓山脉走过来的?”不只是询问的士兵,其他士兵也多少露出了讶色。

“这一路小人走了百日,现在眼睛已经有些看不见了!”纪凡双眼泛红,好像要哭的样子,心酸不足为外人道。

“没想到年纪不大,还挺有毅力的,不过城主大人有令,要招募挖矿工,你且先在陵玄关做一段时间矿工,再去玄阴宗吧。”接过黑玉牌的士兵虽有些动容,不过同另外一些士兵对视一眼,转脸对纪凡征招。

“大人饶命……”

纪凡向士兵伸手,想要拿回黑玉腰牌,却被守城士兵用枪杆一扫,打了个跟头。

“坏了!”

凭纪凡的**力量与抗击程度,根本不至于让士兵用枪杆扫倒,他只是顺势收着劲儿让枪杆打实,侧滚了个跟头。

“抓起来,带走。”

打了纪凡的卫兵,不但将黑玉腰牌收起,更是将纪凡腰的小钱袋拿下,说变脸变脸,没有一丝可怜少年千辛万苦的意思。

“臭瞎子,还敢伸手。”

两名士兵前将纪凡架起,对他的头部和腰连打带踹,骂骂咧咧将抱头挡脸的他打得东倒西歪。

进入要塞的一路,纪凡犹如滚地葫芦一样,起来又被踹倒,不但破衣烂衫,更是被打得灰头土脸,连双眼都流出了血。

尽管纪凡怒火烧,还是极力忍耐,挨揍的同时,记住一走一过山城的情况。

直到两名士兵发泄完不满,才给了一瘸一拐纪凡喘息的机会。

发现城无论是贫民,还是修士,对士兵打人都不管,纪凡意识到,在这陵玄关,陵沙王朝才是权威。

了山没多长时间,两名士兵将纪凡带到了一处矿场。

“带来一名新矿工,好好招呼着。”

两名士兵刻意同矿场管事的士兵打招呼,让纪凡感受到没有让他活下来的意思。

“我报出了玄阴宗灵尸一脉的尊长,黑玉腰牌还是被没收了!”纪凡想到了,自己若死在这里,恐怕前往玄阴山脉试炼的事,会不了了之。

到时候没有人会在意一个看似无依无靠,消失于万山之域的少年。

“年纪不大啊。”

脸有着刀疤的年管事士兵,在守要塞城门的两名士兵走后,咧嘴对纪凡笑语道。

感受年管事士兵的眼神,纪凡觉得他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。

“饶命……”

纪凡哆哆嗦嗦,说话不利索,犹如害怕到了极点。

“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沉妖山脉,久远的岁月,不只是沉没了很多强大的妖兽,更是葬了难以计数的人,你要做的,是开辟矿道找寻妖骨和遗骸,将之在地下矿脉带出来。”年管事士兵对纪凡笑语道。

纪凡此时的紧张,已然不是全然装出来的。

“狗牙,让他拿工具下矿洞,不听话直接杀了。”年管事士兵对一名两颗尖牙较长的年轻工头交代,不无给纪凡听之意。

一个铁袋子,铲子、镐头、凿子和手锤,都是用精铁打造,让纪凡这个孩童带着,显得颇为吃力。

矿洞口在外面看着挺大,可进入其,光线极为暗淡,每隔一段,会有油灯,纪凡双眼模糊,更是看不清楚。

“快点,不打不走是不是?”

在前面领路的青年工头,回头狠狠看了纪凡一眼。

纪凡这时算是切身体会到了,像陵玄关这样恶劣的地方,不会怜悯弱者,眼泪与求饶更是没有用。

“要怎么办呢?”

拖着铁袋子下矿的纪凡,暗暗记下矿道的路径,觉得暂时不适于轻举妄动,得了解情况再找寻机会逃脱。

到了矿洞深处,矿道更是四通八达,好像蜘蛛一般,寻常人若是进来没人领着,怕是都找不到出去的路。

开矿的声音,在各处不绝于耳,纪凡也偶尔能碰到,一些矿工背着碎矿石往出走。

不多时,纪凡甚至经过了矿洞的监狱,铁栅栏的矿牢空间并不深邃,里面还有三个倒着的人一动不动。

矿洞深处的气味难闻,呼吸着呛得慌。

向矿洞深处足足走了半炷香,青年工头才将纪凡带到了一处矿道的尽头。

“你在这儿凿,看到最后一根矿道支柱了吗?一天时间,得往前沿着矿道的朝向凿两丈,再两根支柱才行,挖不出来,也不用吃饭了,一旦出了叫不准的东西,往回走摇铃,到时候会有工头过来,当天你不用干活了,但若是乱摇铃的话,我会让你知道惩罚是什么滋味。”青年工头阴笑着对纪凡道。

青年工头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走后,纪凡并没有开矿,而是坐在矿洞一侧的地,露出了复杂之色。

纪凡想到过被修士盯,或是碰到妖兽,却不料被抓,成为了挖矿的苦力。

“沉妖山脉吗?”

纪凡倒知道,断潮山脉也被称为沉妖山脉。

作为陵沙王朝的漫长关隘,断潮山脉阻挡兽潮的同时,折损的人族和妖兽,确实是难以计数。

拿起矿石袋的铜铃铛看了看,纪凡思量着偷跑出去的可能。

一路下来矿洞,纪凡发现,看守之人还挺多的。

挖矿出点力气,对纪凡来说,并不是很困难,此时的他拿起精铁凿,完全没有了羸弱的模样。

“噗~~~”

纪凡右手攥握精铁凿,稍稍发力向矿道尽头的岩石一插,没用锤击贯入一寸。

“之前我捂住了脸,y-i'r0ng面p-i没让人破坏,早知道这样,不将黑玉腰牌拿出来了,倘若我逃了,不知道那黑玉腰牌,会不会成为一个破绽!”纪凡向y-i'r0ng面p-i的左脸伤疤虚摸,神色深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