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杀熊

天空乌云厚重,阴沉压抑。

夏雨绵绵,悄无声息滋润着大山。

苍苔碧藓的阴石边,纪凡握着长剑,躲在山腰一处树丛之,默默注视着七丈开外的山洞,对雨水浑然不觉。

白日下雨,天色阴暗,雨水也能冲淡诸如血腥的气味,在山安定下来的第三天,纪凡觉这一场雨,提供了一探山里野兽的机会。

“算起来,万剑宗弟子在葬灵山脉的试炼,今日也该开始了。”趴在草丛的纪凡,抬头看了看天,对外部情况依旧保有警惕。

在雨等了一个时辰,没有发现不算远山洞的动静,纪凡这才抓装了一些拳头大石块的包裹,尝试着悄悄向山洞接近。

因为山洞黑暗的关系,纪凡也看不到什么,但他并不打算进去,而是在包裹取出一个石头,用右手大力将石头投入洞。

“呼!”

石头划过雨幕,力道很大,进入山洞,很快发生了嘭响。

“嗷~~~”

在纪凡倾听被石头砸的响声,不像是打在石壁之际,暴怒的兽吼,很快从山洞传出。

“锃~~~”

纪凡后退将装了石头的包裹扔在一边,第一时间从剑鞘拔出了长剑。

雨势渐大,雨滴打在长剑,溅起了嗡嗡响声。

一袭巨大的黑影,出现在山洞口,双眼散发暴躁的寒光。

“果然!”

发现山洞口显出的黑影,是一头四肢着地,都有人高的棕熊,纪凡紧了紧右手所握的剑柄。

铁斧和精铁锤被纪凡分别放置在距离山洞不是很远的大树下方,观察脂肪堆积,看着极壮的巨熊,他也在考虑着,锋利长剑能不能给它造成严重伤害。

“轰!”

发现纪凡,巨熊暴怒着吼叫冲了出来。

“杀!”

纪凡也没有再退,右脚猛然一蹬地面迎熊而,剑走偏锋,瞄准的是棕熊侧腹。

“嗤~~~”

只见纪凡与棕熊同时发力,雨身影交错,剑气迸发,一剑将棕熊皮毛洞穿。

“嘭!”

没能将长剑及时拔出的纪凡,也被棕熊怒吼突然转身一掌拍在右肩,将他身形轰飞而出。

纪凡虽意识到棕熊暴怒,可没想到它打斗如此凶猛。

被棕熊利爪拍得倒飞,撞在一棵粗壮大树的纪凡,没等缓过一口气,看到棕熊嗷嗷冲了过来。

“噗~~~”

面对危机,纪凡利用大树躲避棕熊锋锐有力的熊爪攻击,兜了半个圈变向而逃。

大树被棕熊一爪所抓,木屑纷飞,留下触目惊心的爪痕,在纪凡感觉,棕熊的熊爪攻击和撕咬,相当的凶猛,这种野性远强于武者。

跑到放置了铁斧的所在,纪凡一矮身抄起斧子,再没有跑远,而是依靠大树同追来的棕熊周旋。

换做左手持斧的纪凡,也有着超乎寻常的狠劲儿,抓到机会斧头劈头盖脸往棕熊头剁。

尽管纪凡利用大树阻挡伤害,可是棕熊的野性反应和凶猛打斗,也不落下风,一人一熊攻击的同时,都是鲜血飙溅。

棕熊的面部,被斧子砍了三道深深的伤口,鼻子被剁开,一只眼睛也被砍瞎,可最终还是纪凡在棕熊的反击,再难把持铁斧败逃。

左臂和双肩血肉模糊,皮肉翻卷深可见骨,纪凡败逃一段捡起大锤,气势已经不如追来的棕熊。

“怎么还不死……”

到了事先找好的一处山壁退路,看着追来的棕熊右腹,还带着没到剑柄的长剑,他不由着急棕熊生命力和战斗力的强悍。

面对嗷嗷凶吼追的棕熊,纪凡虽持锤,却没有任何犹豫,为了降低两丈高的冲击力,精铁大锤一扔,从山壁一跃而下。

“轰!”

棕熊像是红了眼,对纪凡扑空,竟然跟着从山壁掉滚下来。

情急之,落地的纪凡一个前滚顺势逃走,急速拉开与摔落下来棕熊的距离,也顾不得去捡大锤。

“呼!呼!呼!”

逃到远处,发现巨熊在石壁下方,挣扎着起来,疯狂气势开始回落,纪凡这才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雨越下越大,但纪凡还是能闻到,自身伤口那血腥味儿,他所站立的脚下,也很快被血水染红了一片。

“嗷……”

棕熊向纪凡冲两步,最终还是一栽歪,轰然侧倒在了地,吼声明显虚弱。

纪凡没有前,也没有任何喜色,杀这头棕熊的代价,对他来说还是太大了,看着手臂和肩胸皮肉翻卷的伤势,他不免担心以后要怎么办。

手的资源有限,纪凡觉得不拼,他是很难杀死这头熊的。

站在雨好一会儿,直到棕熊的声音越来越小,出气多进气少的情况下,纪凡绕走捡起精铁锤,试探着来到棕熊近前。

“轰~~~”

纪凡右手持着大铁锤,手起锤落,砸在了棕熊硕大的头部,将其砸得七孔流血,再没有了声音,抽出了插进熊腹深没剑柄的长剑。

一股鲜血从熊腹剑孔飙出,喷得纪凡一脸一胸。

相纪凡的身板,棕熊实在是太大了,站起来都有两个成年人高。

趁着下雨,纪凡不敢怠慢,连忙将棕熊开膛破肚,取胆杀肉。

一头大熊,纪凡足足处理了半天的时间,才把皮毛和熊肉,一趟一趟在山下溪流边处理好。

黑天的时候,纪凡将洗好的棕熊皮毛和熊肉、熊胆,都带回到树藤遮挡的山洞,开始驼背老者陈耕年留下的药粉,自己给自己缠绷带。

杀着一头熊,杀亏了,可同住一座山,纪凡不杀熊,怕哪天它找过来会更被动。

熊胆得等到天气转好的时候,才能晾晒封干,做成熊胆粉,熊肉也有很多,纪凡找了一块小的,拿到嘴边生吃,不顾血腥生味儿小口撕嚼着。

虽说今日万剑宗弟子在葬灵山脉的试炼,应该开始了,但按照纪凡的估计,怎么也得过个二三十天,才能相对平复下来,他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能路。

眼下纪凡受了伤,熊肉是难得的食物补充,下雨天又不能生火,生吃熊肉也是为了能熬下去。

吃完一块熊肉,纪凡忍着疼痛与不适,盘坐放开**的吞噬感,修炼古怪的洗窍图。

“肉身能产生的真元,实在是太少了,靠吞噬外界灵气,也不浓郁!”纪凡心暗叹,刚刚杀熊的时候,他还是太过紧张着急了,没有尝试着对棕熊放开吞噬之力。

“这座山还有两处山洞,可能存在着棕熊,或许以后可以试试。”纪凡感受着**的伤势,觉得不能马接着杀熊了。

夜渐深,阵阵凉风吹拂着大雨。

天空乌云盖顶,雨幕将天地交织,同绵延的群山,融成一团墨色。

咔嚓!

天空骤然一亮,一道如血的红色闪电划破天空,又骤然消失不见,让人为之心悸。

体内新产生的真元不多,而之前的真元困于食窦窍压力重重,很难调动,修炼了一会儿的纪凡,更多是感应着,龙猿窍如何能向身体散发龙纹,锻造龙筋肉骨。

“呼~~~”

深夜的山洞,纪凡稍稍呼出一口气,停下了洗窍图的修炼。

经脉空空荡荡,再难生出多少真元,这让纪凡多少有些无奈。

挪到洞口处,纪凡将金属小葫芦取出,可是葫芦表面的万花纹理,却没有像之前分泌出星星点点的光华。

小葫芦分泌出光华,是不是存在规律,纪凡在观察,却没有任何的把握。

在纪凡想来,小葫芦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分泌光华,万花纹理将略微凸起的龙猿彻底掩埋,才溢出了一次光华。

试着利用心境同金属小葫芦沟通,好一会儿无果,纪凡不得已将毫无异动的小葫芦放在了一边。

“滋!滋!滋!”

纪凡伸出右手,抓在了洞口一根潮湿的树藤,放开身体的饥渴空虚感,很快从树藤吞噬出一缕缕的生命精华。

看着树藤缓慢的枯萎,纪凡的双眼不由睁大了。

直到树藤再也吞噬不出生命气息,纪凡行气洗窍,很快发现,经脉生出了一些真气,而且催动真气按照特殊的洗窍图路径行功,他的**也开始蒸腾气韵。

“没想到竟然能直接吞噬外物的灵气,不过相小葫芦散发的点点光华,用身体吞噬树藤的灵气,似乎驳杂了很多,并不是那么纯净,运行洗窍图精炼真气,明显损失了很大一部分。”纪凡默默感应着自身的状况。

木灵生火,再加洗窍图对真气的精炼,能够被窍穴吸收的真元,大约只有十分之一而已。

“若是能吞噬树藤的生机,那么了年头的古树,以及棕熊是不是也能行呢。”纪凡有着思量,可外面雨势尚大,再加他受伤了药粉,不适于马出山洞。

然而,行功了一段时间,纪凡却产生了少许不舒服的感觉,好像身体有着一股淡淡的气息,同他自身气息格格不入,又不能立刻将淡淡的异样气息抓住。

“似乎还是有些不对劲儿,心境也在躁动,是不适应,还是这种直接吞噬外灵会造成负面影响?”纪凡尽量放松身心调整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