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出乎预料

“咳咳!”

石屋内的九口炉子,转动愈发缓慢,双手结着御宝手印的驼背老者,终于忍不住压低声音咳嗽。

两个时辰,九口炉子黏稠岩浆般的光炎,已经变得朦胧袅袅,浓郁程度明显大不如前。

随着老者散开御宝结印,九口炉子的旋转也停了下来。

驼背老者好似呼吸困难,捂嘴暗咳了几声,旋即打开一个早准备好的小瓶,倒了两颗乳白色丹药服下。

“这活尸终于蕴养通透了,天不绝老夫……”驼背老者忍不住激动,不顾调息起身,走近纪凡身边观察。

“催动炼丹阵的时间不短,老头现在似乎挺虚弱,再近一点儿,我有暴起发难的机会,不过二伯母必定带人在外面注意着。”纪凡表面安静,心却极为挣扎。

纪凡能想到,他若是对驼背老者下手,不论是shā're:n还是逃跑,成功的可能性都不大,而且成与不成结果很快会见分晓。

调整心境,纪凡对驼背老者接近,选择了继续忍耐。

之所以纪凡不动手,把握不大是一方面,二则是他此时身体的状况,前所未有的好。

纪凡一身经脉淤积,终于被炼化了,气血犹如长江起浪奔腾流动,让他浑身舒畅不已。

借助元血丹的药力和焚火锻体诀,纪凡一身血肉、筋骨、内脏,不但得到了淬炼,连以前的不少旧伤,也逐渐恢复。

此时纪凡泛着气韵的身体,看着也壮了一些。

只可惜没有乘法门引渡,否则借助这场机缘,纪凡或许能冲击一下开脉。

通过感知自身,纪凡发现自己真气雄厚精纯,浩浩荡荡,至于**也很是强横,单内息外体而言,堪凡武巅峰,但要说到招式和手段,他则是差了很多。

尽管纪凡心智坚毅,超出同龄人,可他毕竟还只是个少年,连人也没杀过,很多方面依旧稚嫩。

“叮铃!”

没有给纪凡太多做抉择的时间,驼背老者已经伸手向灰袍领口摸索,带出了一条项链。

如果纪凡睁开眼,能发现,驼背老者所戴颇粗项链的吊坠,像是两口小巧的棺材。

“咔~~~”

驼背老者用干枯手指在项链吊坠一推,单手掐了一个结印。

“呼!”

小巧棺材放出浓郁黑气,很快卷了犹如人形烧红烙铁的纪凡。

“收!”

驼背老者低喝的声音很轻,将滚滚黑气再度收入小巧棺材之后,地的纪凡已经消失不见。

“咳咳!”

驼背老者用手指拉棺盖,随后捂嘴咳嗽了两声,开始收拾石屋的东西。

“噗~~~”

来到厚重的石门前,驼背老者口喷出黑气,沿着石门缝隙蔓入。

只见老者轻轻向石门推了一把,厚重石门打开的时候,竟再没有一点儿声音。

天井小院依旧寂静,出了石室的驼背老者,翻手抛出一只鸟,在半空放大。

随着隐晦结印的驼背老者一脚点地,身形艰难一跃,很快落在了鸟背。

“呼!”

体积放大的鸟,是一具尸体,并没有多少灵性,在老者念咒的过程,双翅一扇冲出了天井小院。

“不好……”

在天井小院外面的美妇人,还算警觉,听到风声的同时,突然抬头看见了一团已经飞远的黑气。

待到美妇人蹿入天井小院石屋,不只是驼背老者,连纪凡也已是消失无踪,九个炉子的碳火暗淡,随时会熄灭的样子。

“夫人,要不要追?”

找遍了整个天井小院也没见到纪凡,面对美妇人无难看的脸色,麻脸妇人谨小慎微征询着意见。

美妇人寒着脸不出声,不知道是依然抱有希望,还是没有追的信心。

此时的纪凡,只觉得在一个不大的空间,有着脚踏实地和靠背感,微弱呼吸也不困难。

据纪凡所知,驼背老者应该是一个炼气三层的修士,只是他没想到,踏入灵修的层次,手段竟然如此玄妙。

“怎么办?”

纪凡虽意识到了变故,但从小的经历,以及身处绝境如芒在背的历练,使他表面没有显露出任何的慌张与丝毫异动,连闭着的眼皮也不眨一下,好似完全失去自主意识的活尸。

纪凡也不清楚此时身处哪里,只是凭借原始灵觉,隐隐意识到驼背老者将他收封了。

然而,没过多久,纪凡存身的所在涌出一阵推力,在他感知一变之后,不适很快消散,身体也被柔和之力安置在地。

驼背老者枯手的把脉,纪凡算不睁眼也能确定,而且他感觉到,置身的环境不同了,已经不是天井小院。

“预想要好得太多,有了这具活尸,纪明那小儿,暂时也不太重要了,算知道老夫将此子夺走,方少薇也没办法,更不会张扬,以后也用不着回纪府了,待到将这活尸彻底炼化,老夫相当于,重新找到了一具修炼底蕴极佳的肉身!”驼背老者兴奋笑语的同时,一双枯手不断摸着纪凡的身体,有着爱不释手之意。

驼背老者带着纪凡的落脚之地,是北祭城东的一个偏僻大宅子,似乎有段时间没人住了,带给人死气沉沉的废旧感。

被驼背老者所摸的纪凡,甚至能近距离察觉到,老者喘息有些急促。

纪凡默默听着周围的动静,从老者的兴奋言语能意识到,此时应该不在纪府了。

“一定要掌握主动,没有这再好的机会了。”纪凡躺在地,尽量放松暗自道。

“咳~~~”

在驼背老者咳嗽一声,气滞之际,纪凡骤然睁开双眼,刹那翻身扑向近前的老者。

“轰!”

纪凡的一记昊阳拳,在黑夜划出一霞火光,狠狠打在驼背老者极为僵恐的面部,扩散出一蓬气爆。

“砰!砰!砰!”

纪凡将驼背老者扑压在身下,双拳左右开弓,交替狂击在驼背老者头部,完全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在纪凡猛拳的力道下,驼背老者头部甚至被打陷在碎砖石,可是他的拳头,依旧不停轰陷跟入,一拳接着一拳,逐渐打入半臂深。

“噗!”

纪凡稍稍起身,还不算完,拉摆腰力,右拳卯足了劲儿,一击打入老者左胸心口之。

“轰~~~”

拉出拳头的纪凡,右拳再度打入驼背老者小腹,强大贯穿力量,使得一环黑色波纹,在老者丹田气海荡散开来。

石砖地面凹陷碎裂出一圆浅坑,即便这样,纪凡依旧不罢手,快速去抓老者身的物件,腰间的两个小袋子,包括枯手的骨戒,也被他撸了下来扔到一边。

“起~~~来!”

纪凡长时间不说话,低吼也不连贯,一拳再度将老者右胸打穿,硬生生用蛮力,将驼背老者身体连带深陷碎石土的头部拉出。

发现驼背老者脖颈的项链黑气涌动,连带着两个小巧棺材吊坠,被纪凡扯了下来扔远。

直到这时,纪凡看清了,驼背老者被打得扭曲,依旧透着惊恐之色的脸孔,非但没有烂,反而很是坚硬。

紧张的纪凡,双目瞳孔一缩,抓着驼背老者跑到院子有坚石缸的地方。

“砰!砰!砰~~~”

将驼背老者身体甩在地,纪凡竟双手抓起坚石缸,向其已经变形的脑袋砸。

石缸厚重,是用来养花之物,每一次砸下去,会让一块地面震颤。

纪凡足足砸了十多下,才将石缸推倒在一边,一屁股坐在地不断喘着粗气。

此时驼背老者的身,已然被砸成了肉泥,扭曲硬化的面部,尸甲术也已经化散。

其实刚刚纪凡即便没将老者头部打爆,暴起发难的几拳,也给了他头部重创,之后那一记记打入石土的猛拳,也不是驼背老者仅仅发动面部一块尸甲术能抵挡的。

尤其是纪凡打穿老者的心口和小腹,更是给了老者肉身致命攻击,只是他不了解而已。

好一会儿,确认身被砸成肉泥的老者,以及从他身卸下来之物没动静,纪凡怦怦跳动的心脏,这才稍稍平复。

驼背老者虽惊恐纪凡的暴起,可直到身死的时候,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

纪凡下手太狠了,甚至没有给驼背老者缓过气的机会。

深夜废弃的宅院之,纪凡看着驼背老者破烂不堪的尸体,很想说,要谢谢他的亲手历练,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杀了驼背老者之后,纪凡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情绪,不由自主的迸发出来,极为的酸涩,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因为纪凡刚刚弄出了不小的动静,尤其是在寂静的夜晚,他不确定会不会引来其他人的注意。

虽然恨驼背老者,纪凡也没有将他的破烂尸体随意丢弃。

快速归拢好老者的几件随身物品,在废弃宅子跑了一圈,纪凡找到一把掘土的铲子和一块布,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挖了个坑,将驼背老者残尸埋了。

“储物袋!”

废宅的一座房屋,纪凡隐藏在黑暗之,拿着拳头大小鼓囊的兽皮小袋,想尝试用意识探入其,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所阻。

感觉到意识在储物袋口处,好像撞在了无形障碍,纪凡意识稍稍一撤,猛然集精神再度撞去。

“噗~~~”

纪凡意识激烈一震过后,穿透无形障碍感知一变,已然发现不算大,芥子空间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