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三章 星光传讯,血肉分身

好书推荐:

三个月之后,韩千云的船只在北海道靠岸。

作为北极冰川之行的首领,韩千云在上岸之时受到了大批官员迎接。也在同时,岸上码头的广泽宝塔发出了响亮的钟声。

“当当当”

一声声钟声之下,佛光自广泽宝塔中漫出,与船只上冲起的邪气互相碰撞,韩千云在刚刚上岸之际,就已经暴露了。

“果然,佛门的佛气和邪气是相克的,就是不知道门和儒门的真气会如何。”

鬼韬拿着折扇摇啊摇,身影悄然消失在大船上。

【佛气和邪气针锋相对,这应该是当年修炼‘天极圣光’的三祖将各自的领悟融入了道统之中。且在之后试试道气和儒门浩然气有和影响。】

韩千云胸膛上的金瞳微微思索,闭上了眼帘,将身体控制权还给了韩千云的神魂。

身体失控许久之后又复归掌控,韩千云却是未曾察觉到一丝不对。他一马当先冲向那批前来迎接他的官员,浓浓邪气自他身上散发而出。

在他身后,来自海外诸岛的船员此时也是不再掩饰身份,放开手随韩千云冲锋。

一场短暂的动乱后,邪气充塞码头,一个个被邪气笼罩的船员、官员、苦力,都被邪气侵蚀,受到了韩千云的支使。

他们浩浩荡荡聚成一群,向着码头外冲出。

一声声“无我梵音”作响,却无法驱散邪气,只能暂时扼制其扩张。

“虽然能洞察并造成些许克制,却无法祛除。老大的邪染之气还真是有一套的。”

鬼韬在岸边的阴影里缓缓道:“计划出了点差池,旸皇布置的广泽宝塔比想象的要有用,接下来,便让韩千云在此地继续散布邪气,我等在其余地界四处开花吧。切记,不能使用超过炼神后期的功力。”

在他身后,神色漠然的谢情缓缓自水下飘起,抱剑点头算是回应。

“我们走。”

鬼韬最后看了一眼四周,折扇之上浮现玄奥的阵纹,而后轻轻一挥,白雾漫起,笼罩着他和谢情一同消失。

在他离开之后,远方广泽宝塔上有虚影浮现。

“感知挺敏锐的啊。”秦旸的虚影看向二人消失的地方。

之前也是如此,在秦旸接管韩千云身体之时,鬼韬明明未曾察觉到丝毫不对的气息,却突然转过头来。

他对危机的感知,对异常的感应颇为敏锐,已经可以说是到了直觉的地步。受到龙魂寄宿的众人之中,除了那神秘的老大二人之外,秦旸就对鬼韬这人相当感兴趣。

这家伙名不见经传?却能够受到那老大的信任?对其委以重任,他也许是众人之中藏的最深的一个。

“不过藏得再怎么深?终究也得露馅?我期待着和你真正见面的那一刻。”

虚影消失在广泽宝塔上。

与此同时,浑天星动城中的秦旸下达命令:“通知各个炼虚武者?除却玄翦、不死道人外,其余人全数继续手中之事?莫要参与接下来的混乱。”

“还有?通知那两个离家出走的女人,这段时间别回家了,就在外面呆着吧。”

说到后面那句,秦旸脸色一黑?太素以袖遮嘴?抿唇轻笑。

近两年前,秦旸忙着突破,和那两个女人聚少离多,每次出关又都要和太素第一个见面,听她汇报浑天星动城最近的情况。

作为秦旸开辟穴窍的根基所在?浑天星动城可不能出事。秦旸如今虽然找到了所有穴窍的位置,却还没能力将其全数开辟?并且浑天星动城引动的星力也是一大资粮,秦旸是断然不可能让其出现问题的。

再加上调整星图?将星阵扩散到越来越大的星动城全城范围,秦旸和太素相处的时间比和弦主、蓝月凤凰加起来都要多。

于是乎?那两个女人吃醋了?在四个月前留书离家出走?两人一起出去游玩了。

“是是是,贫道知道了。”太素轻笑着应着,亲自施法调动浑天星动城上空的人造星辰。

在轻微的颤动声中,星塔微颤,星动城上空的人造星辰发出阵阵波动,令得天空中被汲取下来的星力受到直接影响。

在阳光普照的白天里,星空中的群星出现了频繁闪动的现象。就如同有人拿着遮挡物盖住星光,然后又将遮挡物拿开一般。

事实也确实如此,不过不是盖住星光,而是引动星力,让星光在进入大气层之时出现断流的现象。

特定的星辰有规律地闪动,传达出特定的频率。然后在各地的重要据点里,从阐道教派出的道士会通过秘术和小浑天仪观察到星光的闪动,进而读取到密码,然后通过密码本进行翻译,获得信息。

这种传讯方式乃是秦旸提出,太素负责主导实行的。通过这星光传讯的方式,秦旸现在的地盘虽大,却从无命令滞后的情况发生。

只不过除了太素以外,其余阐道教弟子在星动城之外得地方想要传达信息,那就需要要至少十人以上的同门一起联手,并布置能够影响星力的场地了。

命令以最快的速度传达到各地之后,太素轻轻拂动拂尘,道:“自从三年前的甲子论武之后,贫道就很少见到旸皇这般郑重地下令了,是又出什么事了吗?”更新最快 手机端::

如今的秦旸,无敌于天下,想要做什么事直接下令便可,根本无需这般谋划算计,难道又出现了什么强敌?

“算是一件好事吧,”秦旸笑道,“一件值得我投入精力的好事。”

他身影一闪,一道身影从他背后转出。

这道身影与秦旸一般无二,不管是气机还是神态,都是一模一样,甚至连实力,也如秦旸一般高深莫测。

他就是另一个秦旸。

血肉衍生,一滴血都可让秦旸重生归来,可以说每一滴血都可化作秦旸。他现在便是以血肉衍生的神通分裂出一个身体,以暂时降低部分实力为代价,拥有一个便于行事的分身。

另一个秦旸在出现之后,就直接破空飞走,而分出一个身体的秦旸则是再度和太素相谈,通过她向各地下达诸般命令。